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大散文|手写信里的趣事

2023-03-30 10:19:53 376

摘要:手写信里的趣事文|赵洪新现时的人们,早已习惯了打手机、发短信、用微信,如果谁能得到一封手写的信,恐怕要成为“天字第一号”新闻。在从前的手写信的时代,人们相互之间鸿雁传书,报告了平安,表达了祝福,传递了情思,但也的确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儿。“祝...

手写信里的趣事

文|赵洪新

现时的人们,早已习惯了打手机、发短信、用微信,如果谁能得到一封手写的信,恐怕要成为“天字第一号”新闻。

在从前的手写信的时代,人们相互之间鸿雁传书,报告了平安,表达了祝福,传递了情思,但也的确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儿。

“祝您身体如牛,精神如猴”

叔伯二叔年轻时曾经在海岛上当海军。因为是从一中去当的兵,在当时的部队里算是“小知识分子”,学个航海计算啥的不在话下。但是新兵训练紧张又艰苦,二叔私底下嘀咕着累,体重也减了好几斤。

一天,二叔训练之余,趴在床上给远在家乡的父母写信。当兵的往往报喜不报忧,便说自己在部队一天三顿饭,顿顿有鱼肉,来了几个月胖了20斤等等。但实际上大风来了给养跟不上,困在小岛上,有的时候连盐水煮黄豆都吃不上。又想起了胖墩墩的营长对新兵的训话:“同志们啊,在部队你就是好好吃饭好好训练,即使大米不熟你也要吃下去吃饱才行。”写着写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地滴在信纸上,三行字被洇得分不清米和豆。再也写不下去,索性抱起脸盆假装洗衣服跑进连队水房把门一插嚎哭一顿,半个小时后回来把原先被泪水打湿的信撕了重写。

尽管自己备受精神的折磨,但还是不忘在末尾写上一句“祝父母大人身体如牛,精神如猴!”这句话虽然在语法上没毛病,但作为对长辈的祝福语有点不太严肃。后来,这句话不知怎么被传了出来,一直到现在,在村子里几乎成为经典,时不时被拿来取笑几句。如今,二叔年逾古稀,子孙满堂,不知这句话将来会不会继续传下去,他的重孙子会不会学着他的样,也返璞归真地给他写封信,末尾用斗大的字写上“祝太爷爷身体如牛,精神如猴!”呢?

我有“sweetheart”了

邻村有个姑娘,人长得浓眉大眼,嘴巴也挺甜,学习在班里属中上游水平,有个缺点就是不善于考试,一上考场就发蒙,光初中就上了五六年,终于“水多了泡倒墙”,考上了沈阳的一所黄金学校。

到了那里,报到的第二天下午,就有好事者给她封了个“校花”的雅号,自然引来众多粉丝围观,争相目睹她的芳容。几个星期下来,搞得一帮青涩小伙搜肠刮肚地给她写情书,上课昏昏欲睡,下课忙约会,荒废了学业,有几门课老是不及格,在黄牌警告过后,才捧起书本“开夜车”,勉强过关。人家姑娘对这些自作多情者全“不感冒”,最后把一个只是给她买过一次饭票的大连穷小子纳入了考察范围。春节以前写了一封家信,中间夹杂着一个“sweetheart”,母亲虽说是一位幼儿教师,仅仅会教个英文字母歌,还是跟年轻的教师现学的,至于“sweetheart”是个啥玩意,把信纸正着看反着看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个啥名堂。

无奈之下,只好把信拿给上过高中的邻居看,那个时候学的那点儿英语,就是上完研究生可能连个化肥袋子都看不懂。传来传去,这个密码被一个刚从教师进修学校毕业的英语老师给破译了,原来姑娘在学校有心仪的对象了。

不要跟我“哩咯愣”

我一个军校同班同学刚接到金榜题名的通知,就在月白色大檐帽罩上用碳素笔写了“伟大的转折”五个字。报到没几天,就火烧火燎地给在大连理工学院上学的初中女同学用俄语写了一封信,显摆自己鲤鱼跳龙门的同时,隐含着追求对方的意思。

对方也不是傻瓜,能考上大学把33个俄语字母摆弄得风生水起,也绝非简单人物。我这同学也是来者不善,1米95的个子,篮球场上左冲右突,堪比当年的穆铁柱。据他自己讲,入学身体复检量身高,医务处那根尺子都不够长(只到1米9),那个忽闪着水汪汪大眼睛的美女护士说,干脆你自己报个数吧。平时穿个鞋也没有合适的尺码,常年穿着自己从家带来的运动鞋,每次院里军容风纪检查对他都网开一面。

信发走后,他表面上若无其事,实际上恨不得对方的信插上三根鸡毛飞到他的床头柜上。结果一等等了一个月,我们一天下午从西操场体能训练回来,内务值班员把带着芳香的信交给了他。他立马像鸵鸟似的跑回宿舍,用小剪刀小心翼翼地把信封剪开,唯恐把对方的来信剪掉一个标点符号。信纸有两页,叠得方方正正像豆腐块,看来这姑娘也接受过军训。待完全打开后,我这同学傻眼了,密密麻麻的全是俄语,除了标点符号没一个他认识的。大家伙闻讯后好好奚落了他一顿,他眯缝着双眼说,“俺们那旮旯儿初中学俄语,高中学英语,而且那三年学的是基础俄语,学的那点东西早就着馒头吃下去了。”被人这么捉弄一顿,他算彻底老实了,把信锁在了床头柜里。

结果,一个月后,姑娘又用汉语给他回了一封信,读完之后才明白,姑娘知道他看不懂,翻译了第一封俄语信,末了郑重声明:“大张,不要跟我哩咯愣!”还印上了一个红红的唇印。

作者简介:赵洪新,山东青州人,自主择业军转干部。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曾经在部队从事新闻报道工作,2010年3月自主择业后,始终笔耕不辍。文章语言朴实、以小见大,散见于《齐鲁晚报》《烟台晚报》等纸质媒体。《半瓶不老泉》《你好,刘老师》分别入选《胶东散文年选2022卷》《胶东作家亲情散文选》。还有多篇文章入选《黄海散文双年选》《黄海散文精选十二家》等。现为烟台市蓬莱区融媒体中心特约记者。

投稿邮箱:huanghaisanwen@163.com

壹点号胶东散文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