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民间故事:当铺里的怪事

2023-03-30 08:43:23 656

摘要:陈小六流落到扬州府江都县那年仅仅八岁,那时候的他已经饿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了,德恒当铺的东家张有财见他可怜,便收留了他。在张家当了几年仆人以后,张有财便把他安排到了当铺里当了一名伙计。德恒当铺的掌柜名叫王富贵,此人五十开外,是一个刁钻刻薄的老...

陈小六流落到扬州府江都县那年仅仅八岁,那时候的他已经饿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了,德恒当铺的东家张有财见他可怜,便收留了他。

在张家当了几年仆人以后,张有财便把他安排到了当铺里当了一名伙计。

德恒当铺的掌柜名叫王富贵,此人五十开外,是一个刁钻刻薄的老头。张有财并不经常来当铺,只有月底的时候才会来一趟,平日里,当铺里就只有王富贵和陈小六两个人。

俗话说:“要想富,先开当铺”,古时民间还有“富人靠药房,穷人靠当铺”的说法。当铺在旧中国是一个名声很不好的行业。有些当铺常常乘人之危,剥削穷人。即使是全新的抵押家当,也要受到当铺恶意地贬低压价,所以,进了当铺就会听到那些奇葩的专业行话,例如经常在电视剧中听到的“虫吃鼠咬,光板没毛、缺边少沿,破损不堪”等等。

陈小六这人心地善良,而王富贵这个人则是刁钻刻薄,于是,挨打挨骂就构成了陈小六当铺生活的全部。

(一)不值钱的貂皮大衣

这一天,陈小六正在那里百无聊赖地拿着一把鸡毛掸子在柜台上掸来掸去,而王富贵则在一旁的柜台上算着账。

这时候,当铺里来了一个主顾。

来人三十多岁,身上穿着一件毛皮坎肩,身后背着一张弓,腰中插着一柄刀子,一副标准的猎户打扮。

看到来人后,陈小六赶紧来到柜台前朝着那人说道:“这位大哥,你要当什么?”

或许是害怕丢人,猎户来到当铺后一直低着头,听到陈小六的问话后他才缓缓地抬起了头说道:“小哥,我这里有件貂皮大衣,你看看能当多少钱?”

看到来人后,陈小六不禁一愣:这不是城外刘家庄的刘大壮吗?接过刘大壮递过来的貂皮大衣,陈小六问道:“刘大哥,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小六。”

刘大壮仔细看了看陈小六,略显不好意思地说道:“是小六呀,让你笑话了。”

陈小六又问:“刘大哥,你这是遇到什么难事了?为什么要把这件貂皮大衣当了?”

刘大壮叹了口气说道:“哎,我也是没办法呀,你嫂子的病又犯了,为了给她看病我已经欠了一屁股债了,可她毕竟是两个孩子的娘呀,你说她要是死了孩子不久成了没娘的孩子了吗?哎,没办法。刚才我已经去了另外一家当铺了,他们说是......”

话未说完,陈小六赶紧朝着刘大壮使了个眼色,不让他再说下去了。

陈小六为何要阻止刘大壮继续往下说?

这里面藏着只有当铺中人才能知道的秘密:为了把当物的价格压到最低,当铺同行之间就研究出了一套通用的暗语,这些暗语外行人是不知道的。

在陈小六接过刘大壮貂皮大衣的那一刻,他就从叠衣服的手法上看了出来:刘大壮已经去过其他当铺了,并且其他当铺已经给了他一个价格,而这个价格陈小六也能从叠衣服的手法上看出来。

同行给的价格很低,如果刘大壮说出来的话,王富贵给的价格肯定会比原来的还要低。

刘大壮这个人陈小六知道,没来当铺以前,陈小六经常去刘大壮家里给张有财买点野味,刘大壮家里的情况他也知道,要不是为了给妻子治病,刘大壮是断然不会来当东西的。

陈小六接过貂皮大衣仔细翻看了一下说道:“刘大哥,我看你这件衣服也不算太差嘛?是不是就没穿过?”

刘大壮说道:“这件衣服是我一个月前才打下来的,原本是计划给老娘今年冬天穿的,可老娘却得病死了,没机会穿了,反正留着也是留着,我就想把它当了换几个钱。”

刘大壮的这件貂皮大衣是件上等货色,市面上正常买的话怎么说也得十两银子,而刚才那个当铺给的价格才是一两银子,陈小六有心帮刘大壮这个忙,于是就说道:“刘大哥,你看给你当五两银子怎么样?”

刘大壮压根就没想到这件大衣能当这么多钱,当下就点头说道:“行,就按你说的价钱办吧。”

这时,王富贵走了过来,拿过貂皮大衣一看,脸上顿时不高兴了,冲着陈小六就大声喊道:“陈小六,你是不是瞎了眼了?就这破烂还值五两银子?”说完陈小六,王富贵又冲着刘大壮说道:“哎,二两银子,你当不当?”

陈小六还要分辨,王富贵又瞪了他一眼,小六这才不敢吭声了。听了王富贵给出的价钱,刘大壮先是犹豫了一下,而后点了点头。

看到这种情况,陈小六也很是无奈。很快,收起衣物,写好字据,付了银子,这笔生意就算谈成了。

各位看官可能会有疑问,陈小六是当铺的伙计应该有最起码的职业道德,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其实,这都和张有财有关系。张有财当初开这个当铺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能接济一下穷苦百姓,如果白借给他们钱的话有些人就不想着还了,为了杜绝这种情况,张有财就开了当铺,一来能给穷苦人家救救急,二来他的银子也不会白白流失。

把王富贵请过来的时候,张有财就吩咐过,当物的价格可以折算得低一些但不能太低。谁知,王富贵却把张有财的吩咐当成了耳旁风,依旧我行我素,多出来的那些钱呢都被他挪作他用了。

王富贵是干这行的老手了,账本做的是天衣无缝,而张有财又不经常来,这就给了王富贵可乘之机。

拿上钱,刘大壮就赶紧抓药去了。刘大壮一走,王富贵又把陈小六骂了一顿。

因为经常干这样的事,陈小六对这些都习以为常了,也就没往心里去。

(二)“过五不过六”

刘大壮约定的当期是三十五天,为什么是三十五天呢?这里面又有学问。

当铺有句行话叫做“过五不过六”,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如果一件当物约定的当期是一个月,当户在一个月零五天后来取,就收取一个月的利息;当户在一个月零六天后来取,就收取两个月的利息。

约定的当期到了,这件貂皮大衣是刘大壮专门留给母亲穿的,尽管母亲一天也没有穿上,但刘大壮还是凑了点钱想把它赎回来留个念想。于是,到了日期,刘大壮就拿着银子赎当来了。

因为昨天下了点雨,路上很是泥泞,刘大壮只顾低头赶路,丝毫没有注意到前面来了三个人。

就这样,刘大壮一下把来人撞到了,见把人撞到了泥坑里,刘大壮赶紧陪着笑把那人扶了起来:“真是对不住了,都怪我没看到,看看,把你的衣服都弄脏了,真是对不住了。”

摔倒在泥坑里的那个人把刘大壮的手一甩,眼睛一瞪冲着他就骂道:”我说你是不是瞎了眼了?这么宽的路你不走偏偏要把我撞进坭坑里,光对不住就行了吗?说吧,怎么赔?”

刘大壮今天带的钱恰好够赎回貂皮大衣,如果现在把钱赔给人家就不能赎回当物了,这一来二去又是一个月,光利息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想到这里,刘大壮赶紧说道:“这位大哥,行行好吧,我实在是有急事,你家住哪里?等过几天我亲自给你送上一件上好的衣物,你看怎么样?”

男子看了看周围的两个同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们听听,他说得倒是轻巧。你们认识这个人吗?”

两个男子摇了摇头,男子又说:“看到了吧,没人认识你,我才不相信你呢,赶紧拿钱吧。”说完,男子从泥坑里站了起来,随后,三个人把刘大壮围在了中间,一个人还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刘大壮身强力壮,说实话这三个人他还真是没放在眼里,但自己撞人在先,人家要他赔偿也很正常,再说了,即使把他们都打倒了,将来自己还得吃官司,那样的话就更得不偿失了,想了想,刘大壮忍了下来,于是就掏出了一些钱给了那第三个人。

钱不够了,当物自然也就赎不回来了,刘大壮只好又原路返回了。

刚走没几步,身后传来了一阵叫声:“刘大哥,刘大哥,你等一下。”

刘大壮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喊他的正是陈小六。

小六气喘吁吁地来到他的跟前说道:“刘大哥,今天是你赎当的日子,你忘了吗?”

刘大壮叹着气说道:“没忘,怎么能忘记呢?”

小六又问:“那你怎么不去当铺呢?今天早上我一直在等你,就怕你误了。”

刘大壮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对小六说了,听了刘大壮的话,小六咬牙切齿地说道:“哼!我就知道是他干的好事。”

听小六话里有话,刘大壮就问道:“怎么了?”

陈小六说道:“哎,刘大哥,你不知道,刚才那三个人和王掌柜是一伙的,他们找茬让你撞了目的就是让你赔钱,这样一来,你就不能赎回当物了,当铺有规矩三十五天是一个当期,从第三十六天开始,就成了两个月的利息了,就是你明天早上去当也得掏两个月的利息。”

听了陈小六的话,刘大壮顿时恍然大悟,不过,随即他又说道:“那又能怎么样?还不上钱还不是一样吗?”

小六想了一会说道:“这样吧,我身上还有几个钱,可就这还不够,你和我去当铺里走一趟,我给你说说情看行不行。”

说完,陈小六拉着刘大壮就往当铺里走去。

废了半天口舌,求了王富贵半天,王富贵就是不肯答应,末了,王富贵还把陈小六骂了一顿说他吃里扒外。

眼看事情没办成,刘大壮便失望地回去了。

小六说的一点也没错,被刘大壮撞倒在地的那几个人就是和王富贵是一伙的,每当有到了赎当的时候,王富贵就会把这几个人找来,在半路找各种理由讹诈一笔钱,来当铺的都是穷苦人家,赎当的钱还不知道是怎么样求爷爷告奶奶借来的,根本没有多余的钱。

这样一来,到了约定的当期赎不回去,当期自动延长,利息也就多了,而这部分钱,都被王掌柜私吞了。

即使有多余的钱能够赎回当物,赚不了利息也有讹诈来得钱,不管怎么样,王富贵都有钱可赚,见陈小六要坏他的事情,你说,王富贵能不恨他吗?

(三)密谋

这天下午,当铺里来了一位客商,客商当的东西是一个祖传的玉佩,王富贵一看到这个玉佩马上就断定此物一定价值不菲,于是就使出浑身解数,用极低的成本把玉佩给弄了回来。

当铺关门以后,王富贵就把玉佩揣在怀里从后门悄悄溜了出去。

当物进了当铺以后,要在专门的库房存放。这间当铺虽说也盖了一间库房,但来当东西的都是些穷苦人家,当物本身就不值钱,当物也不多,所以库房经常是空着的。

但今天这个玉佩可是个稀罕之物,必须放到库房里保管,决不许拿出当铺。

但王富贵却不理会这些规矩,趁张有财不经常来当铺,这里就成了他的私人王国。

看到王富贵拿着玉佩出了门,陈小六便悄悄地跟上了他。

王富贵来到的地方是一个古玩店,王富贵并没有走前门进去,而是绕到了后门敲了敲门。

不久之后,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把门打开了。男子开门后,朝着王富贵的身后看了看,像是在看有没有人跟随,见四下无人,男子便让王富贵走了进去。

开门的那个男子陈小六也认识,正是古玩店的马师傅,专门在古玩店里修补一些损坏的古玩。

此时,躲在一旁的陈小六见王富贵进了院子,心中很是奇怪:当铺和古玩店平时也有接触,但都是正常的生意往来,有什么事情完全可以在白天的时候光明正大地谈,为什么要半夜三更会面?

心中有了疑问,小六便轻手轻脚地跟了上来翻上墙头跳了进去。

这时,院子里的一间屋子亮着灯,两个黑影正在屋子里小声地谈着话。

只听马师傅说道:“有什么事情不能白天说吗?为什么非要半夜三更找上门来,万一要是被你的那个伙计看到了那可就糟了。”

只听王富贵冷哼了一声说道:“哼,等着吧,总有一天我要让那小子死无全尸。别说他了,说正事吧,你看,老哥我今天淘了个宝贝,你看看怎么样?”

说完,王富贵就从身上拿出了一个东西,不用问,就是白天的那个玉佩!

接过王富贵递来的那个玉佩,马师傅仔细地看了半天说道:“确实是个好东西。”

王富贵又说:“怎么样?能不能做一个?”

听到这里,小六不由得愣了一下:做一个?他们要干什么?难道要重新做一个假的来个偷梁换柱吗?

马师傅看了半天说道:“做一个倒不是难事,只是有点费时间。”

王富贵说道:“那就好,东西先放在你这里,你先琢磨琢磨,捎带着找个下家出了手,还是四六分成。”

两人又小声嘀咕了一阵,王富贵便出了屋子又回到了当铺。

小六见状,赶紧也从院子里悄悄流了出来,随即加快脚步从另一条路抢在王富贵的前面回到了当铺。

(四)东窗事发

无意中得知了王富贵和马师傅的勾当后,小六并没有声张,回到当铺后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就倒头大睡。

因为第二天就是张有财来当铺的日子,小六便计划趁这个机会把王富贵近日来的所作所为告诉一下张富贵。

第二天当铺一开门,张有财就来了。见东家来了以后,王富贵立刻摆出了一副诚惶诚恐唯唯诺诺的样子,与陈小六平时所见到的王富贵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很快,王富贵就把账本等拿了出来,这些都是常规操作,张有财稍微翻看了一下然后又问了一些其他事情就要起身离开。

这时,一旁伺候的陈小六说道:“哎,东家,我听说你非常喜欢玉器古玩,不瞒你说,昨天有个人把一件精美的玉佩当在了店里,我看了看,不管是质地还是雕工都十分精美,你要是觉得合适,买下它也挺好的,反正你喜欢这些东西的。”

听了小六的话,张有财笑着说道:“是吗?王掌柜,小六说的可是真的吗?那块玉佩呢?拿出来让我也开开眼。”

在小六说到那个玉佩的时候,王富贵就吓出了一身冷汗,等他想要阻止小六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他狠狠地瞪了小六一眼,转身陪着笑对张有财说道:“哎呀,不瞒你说,昨天我一拿到这个玉佩就十分喜欢,我看那当东西的也是个穷鬼估计这个东西是死当了,于是也想把它给你留下来。那人走后,我仔细看了看,发现上面有点瑕疵,就把它拿出去让人给修修了。”

听了王富贵的话,张有财的脸色明显地露出了不高兴:“当铺的规矩你又不是不是不知道,怎么能把别人的当物随便拿出去呢,万一我要是不喜欢怎么办?我看你也是老糊涂了。”

说完,张有财冷哼一声转身出了当铺,张有财一走,小六马上跟了上去。

见两人一前一后走了,王富贵也把当铺的门一关跟了上去。

在一条巷子里,王富贵看到了陈小六正在那里指手画脚地给张有财比划着什么,张有财是一脸铁青十分难看。

不好!估计是怕要坏事!要是东家发现了我的那些事情,估计我这条小命也就保不住了,这该怎么办?

(五)半路截杀

第二天,张有财突然来到店里对王富贵说道:“王掌柜,这几天我要去刘家庄一趟,趁着这段时间,你把今年的账目好好规整规整,回来以后咱们对对账。”交代完这几句话,张万财转身就走了。

听了张有财的话,王富贵如坐针毡,再看看那个陈小六,王富贵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揪下来,在屋子里转了几个圈以后,心狠手辣的王富贵很快就想到了办法。

随后,王富贵把陈小六叫了过来说道:“小六,我看今天天气不太好,怕路上下雨,这样,你拿上把伞给东家送过去吧,再说,刘家庄那地方山高林密,经常有野兽出没,东家一个人我也不放心,你陪着他去一趟吧。”

听了王富贵的话,陈小六虽说有些怀疑,但实在找不出反驳的理由,于是就找了把伞匆匆离开了当铺。

陈小六走后,王富贵随即出门找到了原先和他一起坑刘大壮的那三个人,找到三人后,王富贵在他们的耳边耳语了一阵以后,这三个人就急匆匆地朝着刘家庄的方向而去了。

你说王富贵真的有那么好心吗?

鬼才相信呢。去刘家庄必须要经过一座山头,那地方经常有野兽出没,王富贵找到那三个人的目的就是要他们在半路上把张有财推下山以达到他杀人灭口的目的,反正张有财要是知道他在当铺里搞鬼的事情他也没有好果子吃,还不如把他弄死然后再嫁祸给陈小六,这样两个人都除掉了,自己的秘密也就守住了,说不定当铺还能归到自己名下呢。

和王富贵合作的那三个人都是些地痞无赖,只要有钱杀人放火的事情没有他们不敢干的,王富贵答应他们事情办成以后每人能得到五百两的银子作为回报,重赏之下,莽夫也就多了。

回到当铺后,王富贵便在当铺里等起了好消息。

先说陈小六,走了不到一个时辰,陈小六就追上了张有财,见小六要陪着他去刘家庄,张有财也没有拒绝,就让小六和他做起伴来。

刘家庄离这里大约四十多里,步行的话也就四个多时辰就到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来截杀张有财的那三个人竟然和张有财走岔了路,等到他们追上张有财时,张有财已经出了山林,一出山林就没办法下手了,三人只好在山林里等了起来,等着张有财回来的时候再动手。

等了四个时辰以后,山路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三人赶紧躲在一旁看了起来。

张有财去了刘家庄以后事情很快就办完了,主人家因为他好不容易才来一趟就把他留了下来吃了一顿饭,耽搁的时间有些长了,直到日头已经西沉的时候,张有财才和小六踏上了回家的路。

尽管天已经快黑了,但躲在林子里的三个人很快就发现了来人正是张有财两人。这三人相互看了看,随即提着刀子挡在了路中间。

见有人提刀拦路,张有财吓坏了。

就在两人不知所措之际,一个猎户打扮的人出现了,只见那人手执一柄钢叉随即就跟三个人搏斗在一起,很快,小六也加入了战斗,经过一番激战,三人被生擒活捉。

这时候,小六才看清原来那个猎户竟然是刘大壮。

原来,刘大壮经常在这个山林里打猎,下午时分在打猎途中,他在远处恰好看到了这三个人,见这三人有些面熟就在后面悄悄跟了上来。

张有财和陈小六进了山林以后,这三人立刻提刀拦在了路中间,刘大壮见势不妙随即拔刀相助。

三人被活捉后,张有财当即问起了三人半路截杀的原因,这三人表面上看起来凶神恶煞,实际上都是些酒囊饭袋,很快就全部招了出来。

得知这一切都是王富贵搞的鬼,张有财顿时火冒三丈,当即就和刘大壮等人带着三个人回到了当铺。

(六)半夜闹鬼

再说王富贵,从早上一直等到晚上也没有等到三人的消息,真是如坐针毡。

这天夜里,当铺里时不时地就会传来一阵响动,一会儿是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会儿又是屋里的东西突然砰砰作响,一会儿又是空无一人的桌子上突然传出啪啪声来。

常言道:“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平日里听到这些响动或许王富贵根本就不会当成一回事,可今天就不一样了,难道是张有财和陈小六的鬼魂找上门算账来了吗?

后半夜,更为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平日里挂在衣架上的那件貂皮大衣突然动了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穿在身上似的,一会儿跳上桌子,一会儿跳到地上,时不时地还发出阵阵哀嚎。

躲在暗处的王富贵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得尿了裤子,跪在地上口中说道:“东家呀,我也是被逼的没办法呀,你就饶过我吧,等以后我肯定会天天给你烧香保佑你早日超生。”

话音未落,门突然开了,只见张有财脸色铁青地走了进来,看到进来的人,王富贵再次尿了裤子,再往后看去,被他派去的三个人正被捆在一起低头不语。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张有财等人其实早就进了当铺里,见王富贵在屋子磕头祷告,几人便在外面看了起来。

那貂皮大衣为什么自己会动?难道真的有鬼吗?

刘大壮道出了实情:原来,这件貂皮大衣是刘大壮一个多月前猎杀了一只母貂得到的,猎杀这只母貂时,她的孩子就在不远处看着。

或许是想念自己的母亲,刘大壮把貂皮弄回家后,那只小貂就经常去刘大壮家里守着大衣,后来刘大壮把这件衣服当出去以后,小貂就再也没上去过他家。或许是这件衣服有点灵性,那只小貂竟然又找到了当铺,找到衣服后,小貂兴奋异常,就把貂皮顶在头上跳来跳去,心里有鬼的王富贵就以为是闹鬼了。

事情明了之后,王富贵等人被送到了官府,他贪墨的钱财也全部被追缴了回来。陈小六成了当铺的掌柜,而刘大壮也不再打猎了,成了当铺的一个伙计。

(故事完)

本文章系作者原创作品,文中人物及故事情节纯属虚构!

文中图片素材取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感谢阅读,欢迎点赞、评论。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