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故事:明史记载的奇人!嘉靖年间游历齐鲁,留下哪些奇闻异事?

2023-03-30 08:30:13 1539

摘要:大明嘉靖8年,腊八节这一天,成片的大雪花如撕碎的棉絮随着寒风飞旋,到处肆虐。青州城里干硬的路面上被冻出了一道道裂缝,背风处却积累了几寸深的干雪。大半个城四下里只听到西北风的怪吼声,大街上全然不见半个人影……大明衡王衡王朱祐楎的府门前却是张灯...

大明嘉靖8年,腊八节这一天,成片的大雪花如撕碎的棉絮随着寒风飞旋,到处肆虐。青州城里干硬的路面上被冻出了一道道裂缝,背风处却积累了几寸深的干雪。大半个城四下里只听到西北风的怪吼声,大街上全然不见半个人影……

大明衡王

衡王朱祐楎的府门前却是张灯结彩,高大的三道朱漆门豁然洞开,身穿绫罗绸缎的贵客们川流不息,一派热闹景象,就连府门前的两尊硕大的石狮子脖颈上都系上了大红绸花。大门两侧排满了长长的两队车马,众多牲口鼻子里喷出的热气连成一片白雾,赶车的小厮们也三五成群地缩在大车里窃窃私语。

王府内,垂花厅里更是热闹非凡:均匀散布的十个红铜大火盆烘烤得厅内一片暖融融的,四下里熏香袅袅,瑞气升腾;正中的墙壁上硕大的一个寿字龙飞凤舞、气势非凡,一看就不是凡笔所写。

此刻,老王爷还没有露面,只有几位中官四处殷勤地奉茶添果。众宾客相互寒暄、纷纷礼让,都乖巧地退到下座上说话,首席两侧的正座上却没有一个人敢坐,这却是为何?

青州云台山雪蓑子遗墨

原来,衡王府历年为王爷做寿流传下来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所有来宾不论官职高低,只按各人所献的寿礼品级来定首席座次!王府里的中官们更是促狭,专门在每位宾客的左手边安排了一个小几,按例,客人需要把自己的寿礼摆在几上让大家一起品评,谁的贺礼能在众多奇珍异宝中拔得头筹,谁就能获得老王爷的青眼,享有首席的殊荣!

一时间,大厅里众宾客无不内心惴惴不安,他们低声窃窃私语,上百双眼睛都在四处搜索;人群中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压抑的嘘声,随着声音响起,所有人无不眼光烁烁,满脸的艳羡、贪婪!

身毒国暖玉枕——粉红色的小巧玉枕晶莹剔透,颜色由外而内越来越深,据传更有严冬里温暖似火盆的妙用;锡兰夜明珠——竟然大如儿拳,绿莹莹的异光不必等到夜晚就足以惊世骇俗;婆罗洲的蛟脂海柳——貌似枯枝朽木,矮矮的枝株显得平平无奇,旁边的主人为何一副成竹在胸的傲态?……

真实的海柳

座次最前面的一个高瘦的道人满脸严肃,两只眼精光四射,直盯着那株枯木端详了半盏茶的工夫,这才徐徐地长出了一口气。旁边的人赶忙请教,“真人,可曾识得此宝?”,老道士双唇颤抖着嗫嚅道,“异宝啊,千年难得一遇!据传,持此宝能够入海不湿……想不到能见到传说中的灵宝!”

就在厅内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厅外廊上却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是何贱民?竟敢混进王府?”值班武士低喝声中,一对卫士早已把来人团团围住。门口的几个宾客赶忙伸长了脖子往外观看。

此刻外面天色已经放晴,明亮的甲胄和刀枪在太阳下映得人眼花缭乱。十几个卫士团团包围之中,一个瘦削的身影身穿一领老蓑衣,头戴着破斗笠兀然不动。“哈哈哈,尔等是看不惯我的蓑衣、斗笠吧?”沙哑的嗓音刚响起来,那领老蓑衣和旧斗笠突然就凌空而去,正挂到不远处一株老梧桐树的枝桠上,众卫士顿时被惊得连退了几步!

雪蓑子想象图

“住手!尔等蠢材还不退下?惊扰了孤王的贵客定当重罚!”威严的声音从连廊尽头传来,众武士赶忙退开。蟒袍大带,贵气凌人,不是衡王又是哪个?老王爷走上前来,满脸和气,也不嫌弃来客一身乞丐百纳衣,对他礼敬有加,请进了客厅。

众宾客心里纷纷嘀咕,久闻老王爷喜好结交异人,爱道慕仙,那也不能与叫花子为伍啊?腹诽归腹诽,厅内所有人却没有一个敢不跪下磕头行礼的,唯独跟随王爷刚进来的这位穷汉只是对着王爷长长地一揖而已!

不但如此,他还不等王爷吩咐就昂然走上前,大剌剌地坐在了首宾的座位上。这一下,就连老王爷都感到有些意外,下边的众宾客脸上早已经显现出了怒容。瘦汉浑然未觉,自顾自地撩起破袍子,敲起二郎腿,翻着一双白眼斜瞥了一遍下面的所有人,满脸的不屑。

古代蓑衣的真实样子

衡王寒暄了几句,正要吩咐开宴,宾客中几位老熟人却赶忙告一声扰,站起来行礼,请求老王爷恩准,让新来的穷汉献出贺礼,也好让众人开开眼,为王爷助兴!

衡王略一犹豫,底下的众宾客却是一迭连声地附和赞同。穷汉见状抿嘴一笑,拱手请王爷移步,到廊下观看自己的贺礼,众人赶忙哄然跟随出厅。

此刻高廊外长空碧蓝,烈风浩荡,飞檐上的积雪随着朔风不时地洒下一阵雪雾。瘦汉昂起头拂了拂乱发,张口长啸一声,那声音清冽、高亢,直震得雪粉飞扬,刺破青冥。

古代暖玉枕

长啸罢,瘦汉破袖一挥,对着远处积满白雪的南山骈指一点,重新回过头对着衡王一拱手,“老王爷请上眼!”衡王赶忙凑上前去凝神细看,一众宾客在后面也纷纷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遥遥观望。

南山上原本就刺眼的积雪反光,此时竟然一阵晃动,过后,耀眼的金光突然就闪动起来——高高的悬崖上竟然清晰地浮现出一个硕大的金色“寿”字!落在所有人眼里,那个大得离奇的寿字亦金亦石,雄阔苍古,竟然隐隐透露出一股王家气派!

衡王拍手称奇,十分高兴;众人无不赞叹,鬼斧神工,断然不是凡人所为!接下来,老王爷尊颜大悦,把瘦汉待为上宾,劝酒加菜,殷勤招呼。众宾客见状也纷纷上前敬酒,瘦汉来者不拒,顷刻间已经喝了几十大杯美酒。

老王爷借着酒力问瘦汉到底是何来历?可还有什么异术可以展示出来为大家助兴?

大明武士

瘦汉闻听这话,略微一犹豫,抬手一指厅外连廊上的值班武士。衡王赶忙召唤,那人正是前边阻拦瘦汉的武士,这一次他诚惶诚恐地来到瘦汉面前,拱手行礼,不敢怠慢。瘦汉微微一笑,破袖挥处,那人的宝剑已经离鞘落到了瘦汉手里,武士顿时吓得面如土色。

瘦汉宝剑在手,眼睛里顿时闪现出一股凌厉的光芒。他缓步走近旁边的乐女,探手一捞,扯下她手中琵琶上的一根弦,屈指一弹,那根丝弦猛然发出一声锐响,“叮”地一下居然穿过宝剑的剑尖,打出了一个针鼻般大小的细孔!

垂花厅里顿时响起了一片惊叫声,这岂是凡夫俗子能够做到的?此人八成是隐居深山的剑仙吧?

众人惊声议论中,那瘦汉早已把一柄宝剑弯成了新月形状,系上丝弦,凝神闭目,挥起瘦如枯竹的手指一抹,咚——,一声怪响,龙吟虎啸般震人心魂;紧接着他十指如飞,抡、挑、抹、按,铮铮淙淙,琴声竟然如同万人陷阵,高山裂石,一时间大家只觉得心胆欲裂,两股战战……

大明琵琶

“牧鹤忽而过章丘,为访仙俦。一曲朱弦明月,千年碧海舟……”沙哑的嗓音高古苍凉,座中的宾客无不为之神往,衡王也眼角湿润,一边打着节拍,一边饮酒出神。

宴罢,老王爷再次追问瘦汉名号,显现出想要结交他的热心。瘦汉却不为所动,只是留下了一句“山野闲汉,雪蓑子!”衡王见他无心,不由得长叹了一声,只好厚赠他钱财放他离去。

雪蓑子一见赏钱,面上喜忧参半,终于展开自己的破袖兜住,一边往外就走,一边唱道,“雪蓑子,雪蓑子,天覆地载任去来。去年骑鲸戏洪波,今朝寄蓑东海外……不朝君王不做官,不染人间造孽钱!”

出了王府大门,有人见他一路把钱洒向了街角、桥下蜷缩的乞丐。

自此,雪蓑道人的大名渐渐地就在齐鲁大地上传扬起来!

古代老道士真实样子

人们经常在鲁中各地遇到雪蓑道人,他遇到穷人问候,总是嘻笑开颜,有时还会指出穷苦人身上所患的病症,告诉他们治疗的办法;遇到锦衣贵人,他却是经常翻着白眼爱答不理。

有一回,在益都城里,一个当地的富豪拦住雪蓑道人,想要他表演异术,被拒之后恼羞成怒,随口耻笑起了他的破衣烂衫。雪蓑子翻着一双白眼十分不屑,“你眼里只看到我的破衣烂衫,却不知它的干净;在我眼里,你这件锦衣上却是鬼影憧憧、煞气缠绕,不知沾染了多少因果!”

“你身后为何背着个老头,吐舌突眼,似有冤屈?左臂上为何露出一张乌青的少女脸庞?她额头的胭脂痣甚是妩媚!你衣带上缘何滴着血滴?……”

围观的众人见他胡说,都觉得有趣,不禁哄堂大笑;再看那个富豪,脸上青白变色,突然拔腿就跑,一边嘴里狂喊着,一边拼命撕扯自己的锦衣!

雪蓑子遗墨

渐渐地,人们了解到,雪蓑道人原来姓苏名洲,祖上曾是河南杞县人,至于他后来为何流落山东各地,又是如何习得一身奇术异能,那就无人可知了!

嘉靖27年,因一个偶然的机会,雪蓑子遇到了济南府腆膳官董空壶。空壶久闻雪蓑子的大名,想和他结交。雪蓑道人一见他却是嚎啕大哭,一把抓住空壶的手臂,悲伤得竟然抬不起头来,泪流满面。

“一双老古董,几番来世间?昔年灵圃约,君可曾记否?……”遂与空壶结成八拜之交。

董空壶平素有一项绝艺——以药膳救人治病。他自从遇到了雪蓑子,两人心意相通,常常悲悯世人的病苦,联手行医的佳话也流传了不少。闲暇时,两人也多有文字唱和,空壶这才知道雪蓑子才高八斗,一笔书法更是冠绝于时。

空壶?空壶?

说到雪蓑道人的书法,各地至今还有他的遗迹存世,最著名的莫过于莱芜棋山脚下的“玄之又玄”碑,虬劲苍古,仙气纵横,不似凡人笔墨!此外还有“神在”碑、“寿”字碑等,多数是以大字榜书为主。

雪蓑子莱芜棋山碑

嘉靖37年,董空壶去世,雪蓑子偶然遇到空壶的儿子这才知道老友的死讯,不由得悲痛万分,当即写下了一篇祭文:

“寂寂怜贫夙世音,高清相类野人心。远思八拜天医显,一别十年岁月深。血泪流成江山草,茶铭化作古蛟吟。尘埋大古无人见,唯有空壶听我琴。”

除了董空壶之外,雪蓑道人还与章丘进士李开先(明太常寺少卿)相交甚厚。两人相互仰慕对方的才学,经常诗文唱和,绝无俗尘污染。开先敬佩雪蓑子的文采,更称道他的书法,认为其为“海内一绝”!

牧鹤图

嘉靖34年腊月初,人们先是在蒙阴县城见到雪蓑道人,他满城哭喊“莫在屋里掌灯啊!”人们都不理解这话的意思,纷纷笑他疯狂;同日,又有人见他在益都城里满街叫嚣“外边睡,外边凉快!”时值寒冬腊月,人们都责怪他疯傻,没人细究。

又过了几天,他又出现在济南府,绕城疾走,“黄河要吃人了,大家看好孩子!”同样也只是惹来了人们的耻笑。

古代黄河改道!

到了12月10日这天夜里,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华县大地震,山东各地受到影响几万人死于自己的家中。黄河因此改道,漫延好几个县,淹死的、冻饿而死的百姓不计其数!

事后,人们回想起雪蓑子的话,这才明白了他的苦心!可是,这时候再找雪蓑道人,他却离奇地不见了踪影……

大明嘉靖年间华县大地震!

关于雪蓑道人的消失,后人的说法很多。有人说他逝于苏州,病死在堂弟苏景家里;也有人说多年后在泰山见过他,还有人说见过他曾出没于昆嵛山一带……

其实,先贤已去,又何必穷究他的归处?而今,瞻仰他的书法遗迹,搜罗他的奇闻异事,遥想仙容仙貌,去芜存真,一声感叹,不也很妙吗?

结局成谜烟!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