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奇闻异事录——井底的秘密

时间:2023-03-30 08:04:31 | 浏览:1868

明朝末年,临沂沂水县北村有口古井莫名其妙的干涸了。这口井什么年代挖掘以无从稽考,只记得村里最年长的老人说他们年幼时听老人说故事的时候,故事里就有这口井了。说是莫名其妙,只因这口丼里出水不多,水质确是出奇的甘甜,而且奇怪的是在之前的岁月里,无

明朝末年,临沂沂水县北村有口古井莫名其妙的干涸了。

这口井什么年代挖掘以无从稽考,只记得村里最年长的老人说他们年幼时听老人说故事的时候,故事里就有这口井了。说是莫名其妙,只因这口丼里出水不多,水质确是出奇的甘甜,而且奇怪的是在之前的岁月里,无论年岁旱涝,井水却均一直未见增减。但在今年芒种时节干涸,着实让人奇怪。

古井井口起初是黄土夯成,村人爱惜此井,就用青砖将井口砌了起来。古井干涸的时候正值盛夏,虽然村边也有河水,倒是不担心饮水,但是暑热时节家家都喜爱此井水清凉甘甜,因此上大家一切去找村中保正,想要凑点银两重新挖掘一下。大家一商量,不由得想起一个人来。

原来村里有个孤儿,名叫张小乙,此人幼时父母亡故,村人心善,怜惜他孤苦无依,都不时的赠他些米面度日,今年长至一十八岁,瘦小枯干,一无所长。但是小乙人却心善,每到农忙时节,各家都去帮忙,因此上村人也都爱惜他,村里公家有活计也多派给他去做,让他得些银两用以度日。

但是人心也奇怪,偏是这样一个孤苦无依的人还有人妒忌。村里有个李甲的,今年四十余岁,身强体壮,此人贪财,最爱从公活里赚些银两。之前村中公活大多派给他做,只是近年张小乙年岁渐长,保正体怜,所以公活多有委派。因此上李甲每多不情不愿,多少从言谈中带出些许。

“小乙啊,古井干了,大伙凑了50文钱,想着让你去挖一下。”

“保正,那太好了,只是挖掘古井一人难以完工,让李甲大叔帮我吧”

“嗯,那也好,就这么定了。”

李甲和张小乙站在井口青砖上,一人提了一个口袋并一个铁锹,两人腰上一头系好了麻绳,将另一头系到了井边不远的槐树上在井边村民的嘱咐声中,缒入了井底。

张小乙只觉得井底一股清新的青苔味道浓浓的溢进鼻中,抬头看了看,夏日正午白炽的天空现在仅剩了巴掌大小的一块圆斑,投下来的光依稀可看清井底侧壁的青苔。。

“别瞎看了,快点干活”李甲不悦的说道。两人踩着井底的淤泥挖掘了起来。刚挖了一尺深,身后的麻袋刚要填满,只听“喀嚓”一声,李甲铁锹下一声碎响。

“哎呀,这里怎么有个骷髅头”李甲惊叫道。张小乙转身看时,只见映着头顶的天空似乎有东西闪过一道金光。

“哈哈,这下发财啦!”张小乙只见李甲猛地扑下去,在碎掉的骷髅口部,掏出一枚黄色的元宝来,张小乙凑近一看,那元宝上牙印宛然,霍然就是金的!李甲乐的合不拢嘴,“让开让开,我在挖挖看!”李甲猛地推开小乙,使劲的挖了起来。

张小乙一看,心中暗想“说不定我这边也会有宝贝”也将铁锹使劲挖了起来,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小乙只听当的一声轻响,铁锹碰到了一件硬硬的器物。小乙俯下身,慢慢的用手拂开了表层的泥土,只见一个金属样的盆状器物,小乙使劲一提,哎呀好重,居然提不动!张小乙只好慢慢的将这个器物周边的泥土清理干净,再使劲一提,这次才将其提上了——原来是个盆状器物,大可以怀抱,深有两尺,外侧有两个金属环,通体黄绿交杂,斑驳陆离,也不知是做什么用的。再往下一看,就在这个盆的下方井底,漏出两个一尺来高长颈修肩鼓腹圈足的瓷瓶来。“拿回家去储水倒好”小乙心中暗想,又怕李甲知道了嘲笑自己,就悄悄的将古瓶用草绳捆好,放入腰间布囊内,提着圆盆,转身问李甲:“李大哥,您帮我看看,我这是挖到了啥锕?”小乙转身之后,看见李甲身周已碎了六、七个骷髅头的,李甲兀自在哪发狠似的说道:“我就不信,怎么会只有一个有!”听到小乙喊他,回过头来,看了看小乙怀抱的大盆大声笑道:”我当你挖了个什么宝贝!原来是个铜盆锕,你看绿绣都透出来了,哈哈哈......”小乙羞愧无地。

两人挖了这大半日,水没见一滴,倒是都有所获,就让井口的村人帮忙拉出井外。

刚出井外,两人同时大喝一声,口吐白沫,昏死了过去。村人大声吵嚷,这个说要找郎中,那个说请神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之时,张晓艺突然一跃而起。众人刚想上前搭话,只见小乙颜色更变,双眉倒竖,双眼翻白,目射凶光口中大声叫嚷:“我本汉朝临邑令!因王莽篡汉自立,吾不肯为贼臣所用,故全家殉国投井!口中所含黄金是我身边自带,不愿让贼子发掘尸首得去,故意含在口中,这本并非殡葬之物,亦非是人人均有,为何掘吾家人尸首,便碎颅骨!”此言说完,双眼死死盯着躺在地上的李甲,牙关咯咯作响。

众人一听此言,纷纷跪地祷告说道:“我们愿意将您埋葬,四时供奉上香,只求免此二人性命,待得坟茔竖起,定让此二人坟前赔罪。”

“”“哼!”“张小乙”听罢此言,重重的哼了一声,突然倒地浑身抽搐。大家大着胆子围过去看时,张小乙身子一阵抖动,慢慢的张开了眼睛,看他眼神清明,似乎并无大碍。大家再看李甲时,只见李甲浑身僵直,面容扭曲,手指发青,已经死去多时了。

大家一看出了人命,那还了得?赶紧一面通知李甲遗孀一面上报临沂知县,一面将张小乙送回家中静养,知县看村人众多,查明真相后,断了个失足坠井身亡,井底所得(黄金一锭、铜盆一个)一概充了官库。李甲亲属也多有在场之人,知道李甲碎人遗骨已是有罪在先,如今身死罪消,也就不在追究了。

村里保正集合了村中众人,就将古井底填了土,权做坟茔,又在井旁立了一座祠堂,名为汉令祠,烧香供奉四时不绝,远近八方之客也多有来上相烧供的,久而久之此处竟成了一处庙会集市之所,沂水县北村也成了小繁华之处,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张小乙,被人抬了回家之后,精神不振了三日,第四日午时才算身体平复,他看了看摆在破供桌的两个瓷瓶,心里多少有点欢喜。“毕竟没白去了井底走一遭。”

前几日身体着实沉重,茶饭不思的,今日身体好转,这才有想起来好好看看这对瓷瓶,也幸亏这瓷瓶小巧巴掌宽窄,一尺多长,放入腰囊见并不如何显眼,并且村人帕节外生枝,也并未将小乙共进古墓之事诉诸公堂,才得以保存这对瓷瓶。

这对瓷瓶形制相同长颈修肩鼓腹圈足,但是颜色不一,一为白色,一为青色,小乙将白色瓷瓶拿在手里仔细观瞧,只见瓷瓶那白色恰似秋日空中满月那般晶莹,只是月白色的瓷瓶可能埋在土里时间久远,在瓶口处占了一小粒沙土,小乙百般摸索擦拭,却无法剔除;一时气恼,使劲一抠,竟然连瓶口白瓷也扣下一小块来,小乙心中懊恼,就将白色瓷瓶放在南窗窗台,反手就青色瓷瓶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了起来。那青色瓷瓶釉色竟如同夏日暴雨后洗过的天空那般湛蓝,小乙爱不释手,反复观瞧,只见那圆圆的蓝色瓶腹之上,经渐渐有了一个黑色的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