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俄罗斯与伏特加——不得不讲的酒桌趣事

时间:2023-01-07 18:21:03 | 浏览:2224

开篇先讲一则听来的故事,说是早些年似时候,忘了是大兴安岭还是东北哪片林区开始禁止商业采伐,大部分林业工作者就辗转到了外兴安岭谋生,外兴安岭好歹是毛子的地皮,可毛子性子懒脾气大,自己不想动土费力又嫉妒工人伐木挣钱,于是时常便过来捣乱,当地政府

开篇先讲一则听来的故事,说是早些年似时候,忘了是大兴安岭还是东北哪片林区开始禁止商业采伐,大部分林业工作者就辗转到了外兴安岭谋生,外兴安岭好歹是毛子的地皮,可毛子性子懒脾气大,自己不想动土费力又嫉妒工人伐木挣钱,于是时常便过来捣乱,当地政府捞不到油水也不做调解全当看乐子,懂行儿的国人便从国内运来各种白酒,国内柜台里面那种一块两块的袋装白酒,也就是俗称的“袋儿老白”到了俄罗斯那可是一打一的硬通货,毛子再来捣乱,工人们也不急眼,拉开门挥挥手引他进屋,毛子刚一坐下就丢两袋白酒上桌,手头宽裕的还附赠两罐肉罐头,这毛子本来是来作妖的,可看见酒便什么也不管,连肉也不吃咕咚咕咚地喝起酒,喝到兴头上来就拉着工人们一起跳“喀秋莎”,临了儿再拎上三两袋心满意足地远去。

久而久之这事儿倒成了风气,毛子们也不再好意思空着手来,再来拎酒的时候,要么是巧克力要么是鲜牛奶,一箱箱一桶桶地直往人怀里塞,再唠两句嗑儿,大家后来反倒成了朋友,年关时候,工人们准备回家过年,采购节礼时就没有用过卢布,统统抱着几大箱子酒进城,看上哪家便进店照着柜台砸上一箱袋装酒,香烟巧克力什么的随便您自助,驾车的师傅们以前特怕俄罗斯的交警,语言不通外加性子排外,如果摁住了连套近乎的词儿都不给,直接大几千的罚单拍脸上,可有了这“袋儿老白”,什么交通法不交通法的,酒到情义到,您逆行着闯红灯再压八条线咱也装作没瞅见。

再后来,这事儿连俄政府也惊动了,由政府出面严令禁止这种影响治安的酒水交易,如有再犯大牢伺候,那个年些儿“袋儿老白”确确实实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不过道理大家都明白,这越禁止的东西,越贵;习惯了喝中国白酒的毛子们急了眼,尝到了甜头的林业工人们也急了眼,直想破口大骂,你老毛子想骑在老子脖颈子上拉屎撒尿?没门儿!不让我们明目张胆的卖!?那我们就!

酒水交易禁令一实施,本来就是万金油的“袋儿老白”更是价比天高,本来四五包才能成的交易,现在一包丢过去,您爱要不要,这老毛子虽然蛮横但也淳朴天真,他们清楚政府严令禁止白酒交易,可他们的中国朋友仍然不畏艰险,冒着生命危险往手里送来经过层层伪装的“袋儿老白”,更是感恩涕零,恨不得拜把子喝鸡血酒,承诺绝不惹事,绝不告密。

另外还有一个段子,讲说肯尼迪去苏联访问,赫鲁晓夫招待肯尼迪,肯尼迪说:“听说你们苏联人都酗酒?”,赫鲁晓夫说:“没有的事。”肯尼迪说:“要不今天晚上咱们上街,看看街上有没有酒鬼?”赫鲁晓夫说:“如果你发现任何酒鬼,我允许你枪毙他们。”随即,赫鲁晓夫命令克格勃,今晚不许任何酒鬼上街。午夜,赫鲁晓夫和肯尼迪开车在莫斯科大街上巡视,百密一疏,莫斯科大街上还是出现了一群酒鬼,肯尼迪当即下车,用机枪把他们扫射打死了。赫鲁晓夫很生气,但是有言在先,也没有办法。

第二年,赫鲁晓夫访问美国,跟肯尼迪提起:“听说你们美国人也酗酒?”于是两个人又打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赌——如果赫鲁晓夫在华盛顿街头发现酒鬼,他也可以杀了他们。午夜,两个人继续在街上巡视,可是百密一疏的FBI还是让两个领导人发现了一群酒鬼。赫鲁晓夫当即下车,把这群酒鬼打死了。之后第二天,报纸头条:

“昨夜,苏联驻美国大使馆工作人员全军覆没。”

然而,这些大多都是故事,是段子,那么真实的俄罗人酗酒一事,又是如何呢?现如今,俄罗斯的酗酒人群已经大幅度减少,代表社会中坚力量的中产阶级人群大多人不酗酒,甚至不饮酒,如果一个人被周边冠上酗酒者的帽子,那么他的生活将举步维艰,现在的俄罗斯对于酗酒人群的态度可以称上“严苛”二字,没有人会喜欢一事无成的酒鬼,但是为什么在世界范围内均有流传“俄罗斯人无酒不生”的言论呢?

俄罗斯人好饮酒的原因一则,在于气候寒冷,俄罗斯的冬天十分漫长,而且温度极低,在没有健全的保温系统下,如果再不饮酒御寒便有极大可能性冻死;与俄罗斯同样的饮酒模式其实在纬度较高地区的许多群体中也十分常见,例如芬兰人,北美因纽特人。而且在进入现代以前的俄罗斯,喝醉酒喝大酒是一种彰显男子汉气概的绝佳方式,打架也能彰显男子气概,但是见紫见红的疼不疼?这喝酒要是见了红,那指定是这姑娘的红。

二则,政府背后推动酒水销售以填补国库,斯大林认为酒税收入至关重要,他曾经说道:“是什么更好?是外国资本主义的锁链,还是伏特加的销量?”他说: “当然,我们会选择伏特加。”在俄罗斯,酒类销售被严格管控,需要征收高额的“伏特加税”,当时的俄罗斯叶利钦政府为了亲近西方大放关税吸引外国商人进入俄罗斯内,但是时任政府没有想到造型优美价格优惠的国外产品有多受欢迎,在见识到了性价比如此之高的美国货之后,没有人会选择购买俄罗斯本土生产的又丑又蠢的“苏联货”,于此俄罗斯国内经济受到了极大冲击,无数人下岗后开始酗酒,时任政府不得不另辟蹊径抬高酒类商品价格,从而补充国库亏损。

三则,上文提到因为俄罗斯本国经济受到极大冲击,大批人群被迫下岗后开始酗酒。

这第三则说的就是这类人群,我记得在世界经济危机时,韩国的年轻人同样失去了梦想,但他们大多选择沉迷网络游戏,后来反倒成就了韩国电竞在星际争霸内的无敌传说,而当时的俄罗斯人?他们失去了工作和梦想,有些还算上进的俄罗斯人支起了夜摊卖起了小吃,但是黑毛子的食物价格更低,服务也更卖力,这些黑毛子不怕苦不怕累,抢走了本来属于俄罗斯底层人民的大部分工作,于是人们最后的希望也被夺走,再于是,人们开始酗酒。

但是不仅群众失去了工作,国家经济也受到了极大冲击,所以当底层人们开始大批酗酒,俄罗斯时任政府迅速提高酒税,一瓶最便宜的伏特加,成本只有20至30卢布的伏特加也会按照331卢布/升的消费税征税,再加上运费以及商家利润,最劣质的伏特加也要上价400至500卢布,这个是酒价,我们再看一看俄罗斯群众的收入,在俄罗斯,大学讲师月收入一般在12000卢布左右,优质大学毕业生月收入一般在30000卢布左右,而俄罗斯的工人退休后月退休金普遍在6000至7000卢布左右,你以为这些人已经非常贫穷了?不,事实上大部分俄罗斯人并没有资格领取退休金,他们只能领取每个月3000卢布的政府救济金,那么可能有人会问,收入这么少,他们是怎么酗酒的?

浴液,古龙水,须后水,玻璃清洁剂,防冻液, 甚至是医用胶水,因为这些化工产品里面含有一定量的酒精成分,而且“物美价廉”,所以俄罗斯的穷人们欢呼着一瓶接一瓶的买,一瓶接一瓶的喝。俄罗斯2016年一共卖掉近1360万瓶各式的含酒精浴液,也就是说,穷人们买回这种浴液根本就不是拿来洗澡的,是拿来喝的,具体味道大家可以对照国内常见的“跌倒酒”等产品;这种“酒”一般一瓶在30毫升上下,价格在25卢布上下,大约相当于人民币2块多3块,但是这种30毫升25卢布的“酒”对于穷人们来说还是太贵了,于是他们发现了更便宜的“酒”,一种只需要5.5卢布,约合人民币6毛钱左右的“酒”,一种含有甲醇成分的杀人饮料,一种已经杀死了71个人的“极乐净土”。

在俄罗斯,干扰酗酒人群“爱好”的不仅仅是伏特加高昂的价格,还有当局政府的严格控制,早在2000年初普京就曾经下令控制伏特加产量,后来更是多次下令限制伏特加及啤酒等酒水类产品的销售与宣传,但是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聪(可)明(笑)的酗酒人群开始寻找各种含有酒精成分的液体,其中以上文介绍的浴液最受欢迎,而在过去发生的55人甲醇中毒致死的悲惨事件,正是因为商家将产品内本来可以引用的乙醇替换成了不可引用的甲醇,虽然确实张贴有“禁止饮用”的标签,但是这种标签几乎每一种浴液上都有张贴,酗酒人群早已见怪不怪,于是惨案发生,而这种惨案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根据已报道事件统计,已有至少71人死于此类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