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清代温州平陽之奇闻异事:天打雷劈!

2023-03-30 10:43:48 1605

摘要:清代温州平陽之奇闻异事:天打雷劈!!!--据清梁恭辰《北东园笔录三编》卷六记载文:光明人家 2023-03-23刘钟琪,字昆圃,又字宝树。生卒年不详,福建浦城县人。清嘉庆二十一年(1816)举人。先后历任浙江龙游、於潜知县。道光十九年(18...

清代温州平陽之奇闻异事:天打雷劈!!!

--据清梁恭辰《北东园笔录三编》卷六记载

文:光明人家 2023-03-23

刘钟琪,字昆圃,又字宝树。生卒年不详,福建浦城县人。清嘉庆二十一年(1816)举人。先后历任浙江龙游、於潜知县。道光十九年(1839)调任平阳知县,莅任五载(道光19年至24年(1839-1844)),废举弊更,简节疏目,校文艺,捐廉以资膏火,政绩甚著,士民勒碑颂德,是为一循吏、良宦,民国《平阳县志》卷26职官志有其人传记。

梁恭辰(1814--?),字敬叔,福建福州长乐人,梁章钜三子,官至温州知府。他长于诗联,撰有《北东堂笔录》、《盈联四话》、《巧对续录》,后二者编入《盈联丛话全编》。其父梁章钜(1775-1849),字闲中,又字蓝林,晚号退庵。福建长乐人。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中举,嘉庆七年(1802)进士,授湖北荆州知府。道光年间,五次任江苏巡抚,兼署两江总督,颇有政绩。著有《浪迹丛谈》《退庵随笔》《盈联丛话》等。而刘钟琪则是梁章钜的学生。

梁恭辰少习举业,溺于制义之学。后随侍父游学二十年,足迹几遍天下。见多识广,阅历丰富。其《北东园笔录》一书,又作《劝戒四录》、《池上草堂笔记》,此书体式近似《阅微草堂笔记》,记异闻奇事,有类志怪小说的风貌,但说教味重。共分初编、续编、三编及四编,每编各六卷,凡二十四卷。“北东园”,系梁氏园名,因以题书。卷首李宾序云:

梁敬叔观察以班马之笔,达孔孟之心,尝著《劝戒近录》一书,上至缙绅,下逮间巷,凡有关世道人心者,莫不博采旁搜,记成巨铁......集货重刊于大梁,更其名日《北东园笔录》,从梁氏园名也。

从设目来看,梁氏所关注的,是有关“世道人心”的人事,既涉及“缙绅”,也牵扯“间巷”,具有明显的说部倾向。不过,除了那些谈神鬼迷信的内容,对了解清朝的有关人事和民风习俗,大多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北东园笔录》成书后,先后有同治五年(1866)、光绪二十一年(1895)刻本。至民国,收入《丛书集成初编》,由商务印书馆排印,1985年又由中华书局重印;民国二十四年(1935),由上海大达图书供应社刊行,1970年由台北广文书局重印,1979年又由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印行,题署《池上草堂笔记》,是为现在最通行的版本。

梁氏父子对温州人文地理相当熟悉。故在他们的著作与书中也记载了不少温州地方的奇闻异事,下面两则平阳的故事则是由平阳知县刘钟琪提供给温州知府梁恭辰,记载在其《北东园笔录三编》卷六上。由于刘在平阳任上是为循吏、良宦,其说自然真实可靠,也是为清代平阳的奇闻异事也。

《平阳二事》之收生婆一

浙江平阳县村民某,夫妇二人,素行善事,中年无子,祷于神,甫得一男。其妇未产之 先一月,村民以事须出外,留洋银十元付妇,以备生产之用;妇藏之橱中。次月,妇娠得男,延稳婆收生。

稳婆向妇乞一旧衣为谢,妇日:“我不能下床,汝自向橱中取一领去。”稳婆开橱,适见银,遂暗窃其五而去。次日,其夫归,检银,失其半,妇知为稳婆所偷。第三日,稳婆以洗儿来。向之索银,不承,遂至口角。稳婆怀恨,暗以小针插入儿发际,儿啼哭不休,既而奄奄一息。妇愤极而溢,幸邻妇急救而苏。

是日天气晴明,忽阴云四合,雷电交作,则稳婆某于门外,手执洋银五元,针一枚,自首“余实窃某洋银,不应将针刺入儿额门。今拔之,可活也。”言方已,竟毙户外矣。于是喧传其事达县署,并据地邻报县收埋。时知县事者为浦城刘宝树钟琪,三十年前家大人掌教时旧徒也。此道光二十四年夏间事;是冬,宝树引退归里,因得闻其详云。

平阳二事之收生婆二

宝树又云:平阳县内有某氏,兄弟二人,家颇饶裕,而妯娌不睦。妯有子,而娌尚未育,年届四旬,怀孕,忽丧所夫。恐娌生男而分其产也,乃谋诸收生婆某日.“若女,则致生之;若男,可致死之。愿以洋银十二元为谢资。”

及产,则男也。收生婆某于断脐时将手指掐人儿脐中,立毙。产妇痛儿之不育,遂自经。因谋产而顷刻杀二命,虽假收生婆之手,实则妯杀之也。

越日晚,雷电交作,收生婆某,与某妯同时被雷击。天以二命偿二命,天之报施不爽如此。然则,平阳之收生婆甚可畏哉!此二十四年七月十四日事也。

文中由时任平阳知县刘锺琪提供给温州知府梁恭辰两者平阳民间真实故事,都是写接生婆(稳婆收生婆)的事情。梁恭辰所写由文言与文白话相间,文字总体上不难理解,大体上大家应该可以读懂,这里就不作一一句段翻译。

这两则故事都是写平阳民间接生婆(稳婆)谋财害命之事,古代产妇接生没有去入如现代医院生产,都是由民间接生婆一手操作。所谓“人命关天”,这个接生婆角色就显得极为重要关键,如果没有高度的“职业道德”水准,那么谋财害命就成了其交换条件因素,说来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故事一是写接生婆诊费本是些旧衣服,却擅自偷东家钱过半,后来洗儿索银不承,怀恨在心,直接针刺想谋杀小儿,导致产妇差点上吊,后被邻居发现救下。故事二是写由于某家妯娌不和睦的产生的财产纠纷,与接生婆合谋直接杀生。此两事情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天打雷劈?所谓神不知,鬼不觉,谁能知晓???

然而,天理昭昭,“人在做,天在看”,自古民间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两接生婆恶行,伤天害理,就连老天爷也看不下去,结果这接生婆直接大白天就被天打雷劈打死掉,全部报销,因果报应啊!后来百姓报官到县衙门,平阳知县刘钟琪于是就记下了这两者接生婆的故事。

“平阳之收生婆甚可畏哉”!刘钟琪说,这些平阳的接生婆恶行真是太可怕极了,这是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发生在平阳民间的真实故事。

参考文献:

1、《中国文言小说精典》陈建根主编,山东大学出版社 2008.

2、《元明清文言小说选》阙真等选注,太白文艺出版社 2004.

3、《北东园笔录三编》梁恭辰 网络版 .

4、《清代历史笔记论丛》姚继荣著,民族出版社 2014.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