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乡村异事

2023-03-30 10:31:19 1569

摘要: 蒋四是靠山屯人,也是周围几个村唯一的劁猪匠,他的前辈干这个行当已经好多代了。蒋四为人豪爽,乐于助人,但特别好喝酒,一见到酒,眼睛挪不开,脚也就挪不开了。 关于劁猪,他家从祖上开始,就有一个奇怪的规矩,每年最多只能劁99头猪,如果劁第100...

蒋四是靠山屯人,也是周围几个村唯一的劁猪匠,他的前辈干这个行当已经好多代了。蒋四为人豪爽,乐于助人,但特别好喝酒,一见到酒,眼睛挪不开,脚也就挪不开了。

关于劁猪,他家从祖上开始,就有一个奇怪的规矩,每年最多只能劁99头猪,如果劁第100头,猪没死,劁猪的人就得死。所以蒋四每年从劁第一头猪开始,就会在门后面的一块木板上刻一道印,怕自己劁多了。别人家猪劁死了,他得赔钱,万一他自己有事,那更不值得。

这年开春,养猪的农户比往年多,所以蒋四很忙,但他再忙,也没忘记在门后木板上刻印。

这天邻居水生媳妇带着两瓶酒找他劁猪,他答应了,水生媳妇就回去了。

走之前他数了数门后面刻的记号,他吓了一跳,不多不少,正好99道。他不去吧,不好意思拒绝,当初自己在山里摔伤了腿,还是水生背着他走了几十里山路,在医院保住了这条腿。蒋四瞅着水生媳妇带来的酒想了一会,想出了一个办法,劁猪时下手狠点,最好劁死,我大不了多赔点猪崽钱。

在水生家,他下手很重,小猪崽流了很多血,创口他也没清洗就胡乱的缝合了。然后他心烦意乱的回到家里,等水生家猪崽的死讯。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水生家里人没开找过他,他心里更慌了,整个人变的有点痿糜。时间长了,慢慢的他把这件事就忘了。

转眼到了年关,外出打工的人都回家了,水生也回来了。整个靠山屯顿时变的热闹起来了。

这天水生来找蒋四帮忙杀猪,蒋四也就去了。

蒋四看到了这头猪,心里咯噔了一下,当时愣再那里。水生开完笑说:“四哥,这头猪和你是老相识了,当初还是你给作的绝育手术呢。待会儿杀完猪,咱们好好喝两杯”

几个人一起给猪放完血,就在热水里给猪拔毛了,蒋四正好在猪头位置。蒋四正干的起劲,突然放完血的猪动了一下,张嘴咬在蒋四的手上,顿时蒋四的手就让血染红了,有自己的血,还有猪血。蒋四用清水洗了洗手,包上伤口,又开始帮忙了。

杀完猪,几个人在水生家喝了点酒,天黑了,大家就各自散了,蒋四也回家洗了洗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蒋四酒劲散了,他感觉手特别疼,整个手肿的很厉害,好像泡发的熊章。他自己挣扎着去村卫生所买了点消炎止疼的药,自己吃了点,伤口上也敷了点,整个人又沉沉的睡了。

蒋四时而清醒,时而昏迷,迷迷糊糊间,他似乎看到了水生家那头被宰的猪,似乎长着一张人的面孔,盯着他阴冷的笑着。村里人探望他时,他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大家把他送进了医院后,,大夫给出了最终的结论:严重败血症,人没救了,准备后事吧!

村里人有把他送回了靠山屯,有几个人轮流守护着他。一刻也不敢离开。在两天之后,一个大雪纷飞的早上,蒋四死了,那天的地上的落雪,好厚,好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