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怪事,女童7岁长得像1岁孩子,每天被裹得严严实实不能见太阳

2023-03-30 09:20:34 2472

摘要:云南昆明医院里,陈万彩抱着婷婷在做康复训练治疗。让她心痛的是,来医院的路上,女儿虽然戴着帽子,但还是有皮肤被太阳晒到了,被晒到的皮肤一层一层往下掉。看着女儿痛得哇哇大哭,陈万彩只能无力地安抚女儿,自己却除了落泪没有任何办法。图为陈万彩和女儿...

云南昆明医院里,陈万彩抱着婷婷在做康复训练治疗。让她心痛的是,来医院的路上,女儿虽然戴着帽子,但还是有皮肤被太阳晒到了,被晒到的皮肤一层一层往下掉。看着女儿痛得哇哇大哭,陈万彩只能无力地安抚女儿,自己却除了落泪没有任何办法。图为陈万彩和女儿黎洪婷。

说到女儿的情况,陈万彩声音哽咽:“女儿今年7岁了,现在只有20斤。不能说话、不能走路、不能照到一点阳光,好像是个被世界遗弃的孩子。是我把女儿带到世间受苦的,女儿是我活着的全部意义,就算全世界都放弃她,我也不会放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不管这条路再难我也会陪着女儿走下去。”图为黎洪婷。

陈万彩家住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大山里的一个偏远落后的村落,观念传统落后。在老一辈人眼里,多子多福,认为家里多个劳动力生活会变得更好。在这种环境影响下,和丈夫黎开云成家后,陈万彩一家也先后有了四个孩子,3个女儿一个儿子。图为陈万彩。

陈万彩也有自己的想法,她觉得知识才真正能改变一家人的命运。因此,不管生活再苦再难,她都坚持着让孩子读书,可是平静的生活却在第四个孩子出生后被彻底改变,整个家再也没有了笑声。

2014年3月,陈万彩孕期待产,由于家中经济实在困难拿不出去医院的钱,丈夫黎开云赶忙去找接生婆,在家里生下了4女儿黎洪婷。多了一个女儿,一家人很高兴,陈万彩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尽管这不是第一个孩子,可是看着女儿粉嘟嘟的脸蛋陈万彩怎么也看不够。图为陈万彩为女儿穿矫正鞋.

丈夫对她说:“老婆,你是咱家的大功臣,以后咱俩好好带大四个孩子,让他们都读书,咱家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身子虚弱的陈万彩幸福地点头回应着。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平静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打破。在婷婷6个月大时,陈万彩发现女儿依然和出生时的样子差不多,似乎没有长大。陈万彩不放心,和丈夫带着女儿到当地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孩子就是发育得慢一点,时间长一点就好了。听医生这么说,陈万彩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开了一些药就带着女儿回家了。图为黎洪婷.

可是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婷婷的症状却没有得到一点改善。更让她忧心的是在女儿还出现了更可怕的症状,不能晒到一点阳光,只要被阳光照射到的皮肤就会一层一层往下落,就像蜕皮一样。当地医院条件有限一直查不出病因,陈万彩一家又一直靠种地为生,不但要负责3个孩子读书的费用还要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开支,一直拿不出钱带女儿到大医院检查,只能简单吃一些药控制着。平时,陈万彩只能把女儿裹得严严实实的。

2017年,婷婷3岁时,陈万彩凑够了几千块钱和丈夫带着女儿到昆明儿童医院检查,婷婷被确诊为脑发育迟缓。没有什么文化的两夫妻不知道这个病意味着什么,当得知这个病不致命时,陈万彩长舒了一口气一直念叨着“那就好,那就好。”可医生接下来的话让她的心又悬了起来。“孩子的病很严重,以后都可能不会说话、不能走路,只有坚持做康复治疗才有恢复自理的希望。”图为陈万彩在晒衣服.

陈万彩懵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一家人都是健康的,为什么女儿会得这么严重的病。康复费用每个月都需要数万元,就是倾家荡产也拿不出女儿治疗的费用。陈万彩深知如果治疗,可能倾家荡产,女儿也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不治的话,她就要眼睁睁地失去女儿,生活好像一下走进了死胡同。图为陈万彩推着女儿.

陈万彩再也坚持不住了,抱住丈夫嚎啕大哭。丈夫红着眼眶对她说:“这是一条命啊,是咱的亲骨肉,不能就这么放弃,女儿一年不好就治一年,十年不好就治十年,只要咱家还有一口饭吃,就要给女儿治下去。”丈夫的话给了陈万彩莫大的信心,她看着丈夫心里充满了感激。图为女儿在接受治疗。

其实丈夫怎么选择她都不会怪丈夫,只是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丈夫不同意继续给女儿治疗的话,她就离开这个家,女儿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不能没有女儿,女儿活她活,女儿不在了她也就不留了。

从这一天开始,一家人陪着婷婷走上了艰难的康复路。丈夫黎开云在陪了女儿两天后就不得不回家干活筹钱,陈万彩一个人留在医院陪女儿治疗。可是短短半个月,婷婷就花了一万多,借来的钱全部花光了,已经拿不出一分钱了,陈万彩不得不抱着女儿出院回家。

陈万彩的母亲今年已经61岁,腿部残疾走不了路已经10多年了,一直和女儿生活在一起。看着女儿抱着孙女回来了,赶忙询问治疗结果。当看着女儿沉默摇头一个劲抹眼泪时,陈万彩妈妈崩溃了。她哭着跟陈万彩说:“妈老了,帮不上什么忙,你爸爸身体也不好哮喘这么严重,如果不是为了照顾我们,你俩也不用窝在这个穷山沟里种地,现在也不会连孙女救命钱都拿不出。”图为医院里,陈万彩和女儿。

母亲的话让陈万彩愧疚不已,本该尽享天伦之乐的父母现在还要继续为孩子操劳,她不是一个好女儿更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她哽咽着安慰母亲:“妈妈您做得够多了,是我没本事救不了婷婷。”陈万彩更加急迫地赚钱,这几年只要攒够一点钱了她就带女儿去治疗,没钱了就继续回家筹钱。

由于一直没有得到持续有效的治疗,婷婷的症状越发严重,直到6岁时也只有1岁多那样大,不会长,只有18斤多,还伴有吞咽困难,吃不进去东西,也只会叫“爸爸、妈妈”,别的什么话都不会说,如果晒到太阳,她蜕皮的症状也越来越严重。陈万彩每天以泪洗面,自责愧疚,可是她还是没有放弃希望,她一直苦苦坚持着,她总觉得只要坚持下去,女儿就还有希望一定会好起来的。图为陈万彩母女。

直到2020年,陈万彩打听到昆明康复医院有政策补助,有一定费用减免,她深知这可能是女儿最后一次希望。于是陈万彩赶忙带女儿来到这家医院,婷婷终于得以开始正规康复治疗。每天婷婷都要做PT、贴片、认知、引导、照红外线、针灸、言语等训练项目。为了怕女儿晒到阳光,婷婷在病房里也会拉上厚厚的窗帘。可是难免也要出去,尽管女儿被裹得很严实,可婷婷总会无意识地自己掀开,被太阳晒伤。看着被晒伤的女儿,陈万彩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图为黎洪婷。

尽管治疗之路受尽煎熬,但好在经过一年的治疗后,婷婷病情取得了巨大进步。7年来,孩子第一次可以扶着东西站起来了,体重也增加到了20斤。更让陈万彩高兴的是女儿开始有了互动意识,跟她说话会笑了,会有简单回应了。图为陈万彩在和女儿上楼。

看到女儿进步,陈万彩哭了,她终于看到了希望,她一遍一遍念叨着“女儿有救了,女儿有救了。”可问题也随之而来,费用始终是一家人迈不过去的坎。经过一年的治疗,家里早已负债累累,面对后续高昂的治疗费用,一家人再没有了办法。

“如果女儿没有康复的希望我也认了,可眼见着女儿康复的希望就在眼前,只要坚持做治疗就会恢复得越来越好,却因为没钱就要放弃,我不甘心啊。”陈万彩的声音充满绝望,但她却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救自己的女儿。图为医院里的母女俩。原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摄影头条#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