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意大利学者笔下的怪事,揭开了明亡清兴的特殊原因

2023-03-30 08:57:43 479

摘要:作者:我方团队张嵚一:清军入关前的特殊记录在晚明的诸多大臣眼里,清(后金)王朝的突然崛起,简直是个猝不及防的怪事:万历晚期的时候,努尔哈赤还是大明朝的龙虎将军,他的建州女真,也只是女真诸部里比较乖的一支,谁知竟在万历四十八年振臂一呼,然后几...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一:清军入关前的特殊记录

在晚明的诸多大臣眼里,清(后金)王朝的突然崛起,简直是个猝不及防的怪事:万历晚期的时候,努尔哈赤还是大明朝的龙虎将军,他的建州女真,也只是女真诸部里比较乖的一支,谁知竟在万历四十八年振臂一呼,然后几代人如狂飙突进,打得明朝边军七零八落,先横扫了辽东,又高调如关争天下,竟就这么一统南北,夺了大明朝的江山。

如此奇特且迅速的发展过程,在清代以来的好些人眼里,就是一个封闭落后的边陲小部落,靠英勇善战顽强逆袭的故事。以至于清朝开国后,那些心怀大明的明朝遗民们,也常见大骂清王朝的“野蛮落后”,甚至清末时那些痛恨洋务运动的晚清保守派们,都动辄把“我大清靠弓马骑射取天下”挂嘴上。可是,十七世纪时,亲眼见证明亡清兴过程的意大利传教士卫匡国,却记录下了不一样的场面。

卫匡国,意大利名Martino Martini,这位1643年抵达中国的传教士,1661年病故于杭州,这期间的十八年,恰是明清易代的特殊时期。身为“中国通”的他,也把他的耳闻目睹,写进了其《鞑靼战纪》等著作里,成为研究那段历史的重要史料。也正是在《鞑靼战纪》中,卫匡国写下了1644年即将入关争天下的清王朝,一桩发人深思的怪事。

在卫匡国的笔下,当时已和吴三桂成功勾结的清王朝,正在“自己的土地及其他地方尽量征集军队”,但就是这支规模空前的清军里,竟然还有“许多来自伏尔加河”的蒙古部落军队。并且卫匡国还信誓旦旦的认定这些人“认识莫斯科和波兰”。远在东欧的蒙古部落,竟然都加入进八旗军了?

当然,由于卫匡国这则记录只是孤证,这些“认识莫斯科和波兰”的蒙古军队到底是哪些?至今也没有确凿的答案。但是这则记录,依然透着不一样的信息量:起家阶段的清王朝,那个明朝人眼中“落后”的女真部落,绝不像好些人想象中那样封闭。相反,能够与“认识莫斯科和波兰”的蒙古部落发生联系,对于刚开国的清王朝来说,并不是稀罕事。

因为,从努尔哈赤开始,建州女真的壮大,乃至后金的突然崛起,都不是“保守封闭”的结果,相反,却得到了一条商贸路线的重要助力:草原丝绸之路。

二:历史给明朝的机遇,被努尔哈赤抓住了

即使在陆路上,纵贯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其实也不止一条。比起那条沿着河西走廊进入中原的传统丝绸之路来,“草原丝绸之路”更是历史悠久,来自中亚乃至欧洲的商旅们,经西域进入蒙古草原,然后或进入汉地或进入辽东,商贸往来同样红红火火。中国的辽夏金元几个王朝,都从这条商路上获利颇丰。

而隆庆年间以来,随着明王朝“封贡互市”国策的推行,沉寂许久的“草原丝绸之路”,再度焕发了新的活力:中原的瓷器丝绸茶叶等货物,重新输入到草原,再由草原各部落转手,贩运到东西南北各处。几乎是同一个时代,西部的俄罗斯人正埋头东进,中亚西亚各国的商旅也纷至沓来,比起东南沿海正红火的海上贸易来,万里长城以北的茫茫草原上,也有着同样丰厚的利润。

这个由明王朝“隆庆开关”激活的贸易时代,本身是历史给予大明的机遇。如果明王朝的有识之士们,能够认清这背后丰厚的利润与发展潜力,适时调整经济国策,末世的明王朝,未必就会陷入“国库空虚”的悲惨泥淖里。遗憾的是,当这条“草原丝绸之路”空前火热时,大明正是万历皇帝歇班怠政的年代,为“争国本”等鸡毛蒜皮吵翻天的万历君臣们,谁又能看到这一切?

但这个时代,却也成了东北大地的女真族,至关重要的机遇。凭的就是手里一件“硬通货”:貂皮。

当“草原丝绸之路”贸易火热时,东北的貂皮,身价更扶摇直上。以《酌中志》等史料记载,万历年间的明朝,貂皮已经成为名贵的奢侈品,甚至是达官显贵间送礼时必备。在同时代的东欧,貂皮贸易更是暴利贸易,一件貂皮从东方贩运过来,价格已不知翻了多少翻,甚至还被称为“软黄金”。手里有貂,就好比家里有矿。“貂皮生意”做到四方的女真部落,对外的交往通道?早就四通八达。

而在早年努尔哈赤的发家史上,貂皮更成了重要的争夺对象。当时的东北貂皮贸易,主要由科尔沁部和乌拉部所控制,经过一系列软硬兼施后,努尔哈赤终于在万历四十一年(1612)彻底平定乌拉部,并与科尔沁部达成了同盟。“草原丝绸之路”上暴利的貂皮贸易,从此由建州女真独享。火热的貂皮贸易,也为努尔哈赤未来的八旗大军,源源不断换来各种战略物资,其中尤其重要一项,就是火器!

长期以来,火器是明朝面对北方草原的独家优势,但随着“草原丝绸之路”的火热,“军火生意”也迅速火爆,明朝的火器甚至土耳其俄罗斯的火器,都作为“商品”充斥在这条贸易路线上,连昔日擅长游牧的鞑靼部落,“弓箭换枪”都不是稀罕事儿。万历三十一年(1603)的云中之战上,鞑靼骑兵竟然将火器“连营四十里”,结阵对抗明军进攻。鞑靼尚且如此,那时“手里有貂”的努尔哈赤,怎会放弃这宝货?

“万历怠政”时期的明朝君臣并不明白,北方的这些游牧部落,正经历一个全新的“升级”时代,正如学者张经纬在《博物馆里的极简中国史》里所说:“对于努尔哈赤来说,明朝的火枪和火炮,根本算不上什么特别的法宝”。

三:闭目塞听的明王朝

在努尔哈赤起兵前,明朝真没人看到这个变局?真有!翻翻万历中后期明朝的边关塘报,常见鞑靼各部落走私火器甚至“挖角”工匠的情报。万历三十一年(1603)八月,明朝火器专家赵士桢更大声疾呼:早在万历九年(1581)时,努尔哈赤就不停用貂皮换取火药火器,甚至招募能工巧匠。如果明王朝不重视武备,后果将不堪设想。

遗憾的是,对于这么重要的情报,当时的明王朝,依然反应麻木。就连赵士桢辛苦开发的新型火枪,也被搁置到一边。次年兵部职方郎中徐銮视察京营,发现这个号称明朝装备最好的部队里,连火器战车的挡板都大多腐烂,火器更是多残次废品。十五年后萨尔浒战役开打前,明军的火器竟严重不足,需要战前紧急赶造,好些明军火器兵,打仗前竟连火器都没摸过。也许大明觉得,把这些“大杀器”摆着,就能震慑四方。

直到努尔哈赤高调起兵后,面对凶悍的八旗军,明军才开始明白,对手究竟“进化”成什么样了。努尔哈赤攻打沈阳时,八旗军的火器部队,就有了四千人规模大小九十门火器。辽阳大战上,明军火器部队与八旗火器部队展开对轰,结果一通轰鸣后,明军竟被打到只剩七人。这个绝对优势,大明就这么被反杀了。

而在《满洲实录》等史料里,那些记录八旗早期战争的图画里,更有大量依托战车的八旗火器兵,向明军发起攻击的画面。后金,乃至清王朝的崛起,哪里是靠了“弓马骑射”?相反却是这开放的发展眼光,和对新技术的引进与苦心建设!

明朝之亡,原因很多。但万历年间的中兴岁月里,这对外部世界的短视,乃至对潜在危机的熟视无睹,无疑,是叫人一声叹息,却警钟长鸣的一条。

参考资料:张经纬《博物馆里的极简中国史》、李湖光《大明帝国战争史:大明龙权下的火器战争》、龙武《明末辽东贸易战和女真诸部兴衰》、张文芳《论草原丝绸之路》、周维强《明代战车研究》、卫匡国《鞑靼战纪》、《明史》、《明实录》、《满文老档》

后金最怕的大明巡抚,在清代,提他名字都有杀头风险

明军为啥打不过清军(后金),这个差距万没想到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