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奇闻异事:尼姑庵奇案,小尼姑口中断舌指认凶手,真凶却另有其人

2023-03-30 08:24:55 1016

摘要:唐时婆州城观音庵发生了一件奇案,两个尼姑被人杀死在庵内,老尼姑被当头一剑劈死,小尼姑被人割断喉咙,更奇的是,小尼姑口里还噙着一截舌头。报案人是观音庵左右邻,称当日日上三杆,见庵中大门紧闭,不见半分动静,心中生疑。于是走去推门,大门虚掩,一推...

唐时婆州城观音庵发生了一件奇案,两个尼姑被人杀死在庵内,老尼姑被当头一剑劈死,小尼姑被人割断喉咙,更奇的是,小尼姑口里还噙着一截舌头。

报案人是观音庵左右邻,称当日日上三杆,见庵中大门紧闭,不见半分动静,心中生疑。

于是走去推门,大门虚掩,一推开就看见老尼姑被人劈死在地,吓了半死,几人又赶紧去找小尼姑,只在房内找着小尼姑尸体,早被人割断了喉咙。

官府派人去现场查验,与报案人所说无异,唯独见小尼姑牙关紧闭,像是噙着一件物事,命人撬开牙关取出来一瞧,赫然却是一截人的舌头。

“此案不消说,定与奸情有关了。”知县道:“排查凶手身份不难,但凡城内城外有新断舌的,必是下手之人。快去告知各乡各团,五家十家保甲,排查捉拿凶犯。”

出令不多时,果然就有人被扭送到衙门,此人姓卜名良,瞧这名号,就知道不是个善良之辈,先前路人在街上见他鬼鬼祟祟、行迹可疑,就留意了几分。

刚观音庵的命案传得沸沸扬扬,便有个好事的人盘问起他来,卜良口齿含糊,满嘴都是血迹。周围的人见此情形,一哄而上,围住他道:“尼姑庵杀人的不是他还能有谁?”

不由分辨,一索子捆住了,拉到县衙里来。边上看热闹的,却是有不少人认得他,道:“这个人原本就是个不学好的,做出这种事也不奇怪。”

知县升堂,众人把卜良带到。问他话,呜呜啦啦一句也讲不清,知县命人查看他的舌头,赫然断了一截,鲜血都还未止住。

知县又问众人:“这狗才姓甚名谁?”流氓自然招恨,众人将他姓名,以及平日所做的奸盗坏事,是长是短,通通讲了个遍。

知县喝道:“不消说了,这狗才必是图谋强奸,所以去尼庵敲门,待老尼开门时,先一剑劈死了。然后去找小尼欲行不轨,小尼抵死反抗,乘机咬断他舌尖。这狗才激愤之下,再杀一人。”

卜良口不能言,却是听得清楚,指手画脚想要辩解。知县见此情形,怒道:“此等奸人,一顿板子打死罢!”说完命人:“打一百大板!”

众人齐呼:“打一百。”那卜良本是个寻花问柳的登徒浪子,那里经得住打,才打得五十几板,就已气绝身亡了。

却说这边案子侦破,凶手伏法,消息传出后,婆州城内一民房里,有夫妻二人相拥而泣,只道大仇得报。

这夫妻二人为何这样说,此案难道还有什么隐情?还真有,各位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讲来。

这夫妻二人,丈夫姓贾,是个秀才,青年饱学,才智过人,其妻巫氏,姿容绝世,贤良淑德,两口儿互敬互爱,夫唱妇随。

贾秀才在大户人家教学,一年半载难得回家一次,只得巫娘子在家,身边有一个叫春花的丫头作伴。

巫娘子做得一手好针线,曾绣过一幅观音大士,绣得庄严宝相,俨然如生,让贾秀才拿到装裱店裱成画轴,挂在一间净房里,早晚焚香供养。

因其敬奉观音,就与街上观音庵的赵尼姑有了走动。

一天,赵尼姑又来看她,两人说了一会闲话,巫娘子起身送客,赵尼姑道:“这么好的天气,大娘便一道出去走走看看。”

也是命中注定有事,这二人刚走出家门,就瞧见一个打扮轻浮的人在街上走了过来,巫娘子连忙转身避回家里。赵尼姑却站在原地,原来那人认得赵尼姑,说道:“赵师父,我到处找不到你,原来你在这里,我有事和你商量。”

尼姑道:“我先和这家大娘告辞了再跟你说。”便走进与巫娘子作别。

且说那个叫赵尼姑的人,正是前文提到的卜良,此人乃是婆州城里一个极淫荡不长进的流氓,但凡看见人家有些姿色的妇人,便想勾搭,不到手不算完。

此人且淫又滥,所以与这些尼姑多有往来,有时请赵尼姑帮忙牵针引线,有时也与这老尼姑胡混。

这赵尼姑还有个徒弟,法名本空,年方二十余岁,有些姿色。假说是出家,实际就是老尼养的一个粉头,陪人饮酒歇宿,得一些钱财,却都是瞒天过海背地里的勾当。

卜良算是赵尼姑其中一个主顾,当日赵尼姑别了巫娘子赶上了他,问道:“卜官人,有什么事?”

卜良也不提什么事了, 只说:“刚才这家,可是贾秀才的家?”赵尼姑道:“正是。”卜良道:“久闻他家娘子生得标致,适才同你一道在门口的那位,就是她吧?”

赵尼姑笑道:“亏你聪明,她家还能有别个?且不要说她家了,就是这整条街上,也再找不出第二个像她这么漂亮的了。”

卜良道:“果然标致,名不虚传!有机会看个仔细就好了。”赵尼姑道:“这有何难!二月十九观音菩萨生辰,到时候你到她家对面楼上,租个房子住下。我去约她出来,在门口看热闹,你可不就乘机看个够了?”卜良道:“妙,妙!”

到了这天,卜良依计行事,到对门楼上住下了,那巫娘子怎么猜得到有人窥视,也无防范,被卜良从头至尾,看了个仔仔细细,心中邪念顿生。

与巫家出来的赵尼姑会合后,问道:“可有什么办法弄到手?”尼姑答“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她是个秀才娘子,等闲也不出来。”两人边说边走到了庵里。

卜良进了庵,便双膝跪倒在赵尼姑身前,道:“你与她有走动,务必想一个计策,帮我将她勾到手。”赵尼姑忙摇头道:“难,难,难!”两人又计较良久,也是毫无办法,卜良道:“只要能尝尝滋味,死了也甘心。”赵尼姑道:“若要勾她心甘情愿与你常来往,那是一万年也办不到,若只是尝个滋味,那倒是不难。”

卜良忙道:“有何妙计?”赵尼姑便附耳低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卜良跳脚大笑道:“妙计,妙计!”

赵尼姑又道:“但还有一件事,事后巫娘子必定怪罪于我,这该如何是好?”卜良淫笑道:“只怕得不了手,说不定得手后,她还要感谢你呢!倘若真要怪你,我自有重谢。”赵尼姑笑骂:“看你那一副嘴脸!”两人嬉笑一番,又滚到一起了。

隔了几日,赵尼姑备了个食盒去贾家探望巫娘子,巫娘子留她吃饭。两人闲谈,赵尼姑道:“大娘子与秀才官人成亲多时了,也该生个小官人了。”巫娘子道:“便是呢!奴家在自己绣的观音菩萨面前,早晚焚香,也曾暗暗祷告,不见应验。”赵尼姑道:“大娘年纪小,不晓得求子法。求子嗣须求白衣观音,小庵请的那卷《白衣经》非常灵验,可惜不曾带来与大娘看。。”

巫娘子道:“既是这般有灵验,奴家劳烦师父替我请一卷经到家来念。”赵尼姑道:“大娘不曾念过,须请大娘到庵中,在白衣大士菩萨面前亲口许下卷数。等贫尼通了诚,先起个卷头,替大娘念几卷,以后请到大娘家,把念法传熟了,之后大娘每日自念才成。”巫娘子道:“这样也好,待我先吃两日素,到庵中许愿起经罢。”之后两人约了日期,别过不提。

这一日,到了约定日期,巫娘子领了丫鬟春花,趁早上人少,到庵中去了,先把五钱银子给赵尼姑做斋供之费。

那赵尼姑自然千欢万喜,奉茶过后,引她参拜了白衣观音菩萨。巫娘子自己暗暗祷祝,赵尼姑替他通诚,一番过场后开始念经,一气念了二十来遍。

这便是是赵尼姑奸诈,晓得巫娘子来得早,况且前日有了斋供,家里肯定是不吃早饭的。故意念经延误时间,要巫娘子饿上一早上。

那巫娘子是个娇弱女子,早起空着肚子来拜观音,尼姑又故意念经拖延时间,这会儿是又疲倦、又饥饿难耐,只是又不好说。

赵尼姑见时机成熟,假意道:“只管念经办正事,竟忘问大娘可曾用过饭了?”巫娘子道:“来得早了,还真没有呢。”

赵尼姑道:“你看我老糊涂了!要不,在这用些斋饭罢。”巫娘子道:“不瞒师父说,肚里实是饥了,随意什么点心,先吃些也好。”赵尼姑走出去,吩咐徒弟本空托出一盘食物、一壶茶来。

巫娘子饿得肚转肠鸣了,见盘里有热腾腾的一大碟好糕,取了一块来吃,又软又甜,正好又在饥饿头上,不知不觉一连吃了几块。小尼姑把热茶冲上,巫娘子吃几口糕点,喝两口茶,忽觉满脸发烫,天旋地转,一下软倒在椅子上了。

赵尼姑假意吃惊道:“这是起得太早头晕了吧,快扶她到床上歇一歇。”就同小尼姑一起把巫娘子抱到床上睡下了。

糕点怎地如此厉害?却也是赵尼姑的算计,她晓得巫娘子不沾酒,特地做了这个糕来对付她。这糕乃是将糯米磨成细粉,加酒浆和匀,又加一两种不按君臣(就是不按药理,胡乱用药)的药末做成。又念经故意延误时间,使她空腹使用,再加上热茶一激,酒力药效一起发作,保管巫娘子人事不省。

赵尼姑用计把巫娘子放翻后,让小尼姑领了春花丫头吃东西玩耍,那丫头见家主婆睡着了,偷得浮生半日闲,乐呵呵地去了。赵尼姑忙把暗处里的卜良叫出来道:“人在床上,任凭你摆布了!”

那卜良揭开帐来一看,巫娘子满脸通红,如一朵醉海棠一般,越看越标致,也不管她满身酒味,上去就亲了一口。

酒力药效散尽后,巫娘子悠悠醒转,一眼看见旁边睡了个生人,大惊失色,喝道:“你是何人?”

卜良也有些慌张,连忙跪下讨饶道:“望娘子慈悲,恕小子无礼。”巫娘子见自己衣衫不整,知道自己着了道,悲愤交加,一边喊叫春花,一边跳下床便走。外面遇到赵尼姑,也不搭话,自领了春花出了观音庵。

回到家里,巫娘子气得面皮发青,骂春花道:“好奴才!我在房里睡了,你怎么不在边上照应着?”春花不敢回话。

冷静了一会,巫娘子把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个遍,又问春花:“我睡着之后你去哪里了?”春花道:“大娘睡了,我肚里也饿,吃了些大娘剩下的糕点,后来就到小师父房里吃茶,之后也觉得困倦,打了一个盹,后来听到大娘叫,就来了。”

巫娘子道:“你有看见有什么人进房间来吗?”春花道:“未曾见过旁人,无非就是师父们。”巫娘子默默无言,支走春花,叹口气道:“罢了,罢了,这妖尼忒毒!让人污了我洁净身体,叫我如何做人?”又恨又恼,双眼噙着泪水,只想一死了之。

只是心中割舍不下贾秀才,想着再见他一面。于是走到净室,对着自绣的菩萨哭诉祷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这边正悲切,那边赵尼姑知道卜良得手,走进房去看时,见卜良还躺在床上,嘴里叼着个指头在发呆,于是干咳了一声。

卜良这才回过神来,见是赵尼姑,道:“感恩不尽,晚上只来陪你,况且也还要商量个后计。”赵尼姑道:“你不只说尝个滋味么,这还要商量什么后计?”

卜良道:“得陇望蜀,人之常情。”赵尼姑道:“你这贪心的冤家!且等等看,刚她走时没与我说话,却也没有怪罪于我。如果以后她不和我断了来往,这事兴许还有得商量。”

卜良道:“也是,也是,全仗师父神机妙算。”当夜,卜良感激老尼,躲在庵中极意奉承,不在话下。

却说贾秀才在书馆中,当夜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身在家中,一个白衣妇人走了进来,秀才还未来得及开口询问,那白衣妇人径直往房里去,走到壁间挂的观音轴前消失不见,上面留有两行字,念道:

“口里来的口里去,报仇雪恨在徒弟。”

念罢,刚转身,见娘子巫氏跪拜在地下,他赶忙去扶,突然就惊醒了。

躺在床上想道:“此梦何解,难道是娘子在家出了什么事?观音菩萨显灵相示?”次日就别了主人家,急忙往家里赶。

到得家中,进房去看,巫娘子见官人来了,从床上跳将起来,蓬头垢面,两眼通红,一边哭,一头扑地跪倒在地上。

秀才吃了一惊,赶忙扶起巫氏,一边问缘由。巫娘子道:“官人与奴家作主。”秀才道:“是谁人欺负你?”巫娘子打发了春花去灶下烧茶做饭。

屋里只剩下夫妻二人,巫娘子哭诉道:“奴家自许配官人以来,安守本分,恪守妇道,今有大罪在身,只欠一死,只等你来说个明白,官人若能替奴家做主,死也暝目!”

秀才道:“究竟何事,为何要说此等不祥的话?”巫娘子便把事情始末原原本本与秀才说了一遍。

秀才听罢,双目圆睁,怒道:“欺人太盛也!”床头把剑拔将出来,问巫氏:“你可知那流氓是谁?”娘子道:“我那晓得?”

秀才一拍桌子道:“不杀此人,何以为人!”娘子道:“奴家今也告诉官人我的过错,奴家事也了,恳请借官人手中剑来,即刻就一死谢罪!”

秀才道:“娘子且慢,罪不在你,娘子莫要寻短见,为夫自会还你公道。”娘子道:“若要奴身不死,除非妖尼、淫贼死光杀绝,尚可忍耻偷生。”

秀才想了一会道:“你当时被骗之后见了赵尼,有何说话?”娘子道:“奴家悲愤交加,径直回来了,不曾与她开口。”

秀才低头想了一会,忽然自语:“原来观音菩萨早有指示!”转头又对巫氏道:“娘子,要报此冤仇,你须事事依我。”

娘子道:“官人主见,奴家怎敢不依?”秀才道:“赵尼姑面前,还未曾撕破脸皮,你且约了她来,便有妙计。”附在巫氏耳低语,如此这般说了一会,“此乃万全之策!”巫娘子道:“此计虽好,只是羞人,今为了报仇,也顾不得那许多了。”夫妻计议已定。

次日,秀才藏在家里,巫娘子便叫春花去庵中请赵尼姑,赵尼姑见了春花,又听说巫氏有请,暗笑道:“这妇人怕是尝着甜头,转性子了。”

高高兴兴见了巫娘子,便道:“日前得罪了大娘,休要见怪!”巫娘子支开春花,牵着赵尼姑的手轻问道:“前日那个是什么人?”赵尼姑压低声音道:“是此间极风流的卜大郎,性卜名良,颇有情趣,他爱慕大娘得紧,日夜来拜求我,我可怜他一点诚心,又见大娘孤单在家,未免清冷,故此撮合此事,那家猫儿不吃荤?老尼心里门清着呢!大娘不必计较,等那人把你当宝贝一样捧着、宠着,岂不美哉!”

巫娘子假意道:“话虽如此,只是该与我商量计较,不该哄我,而今事已至此,不必说了。”

赵尼姑道:“事出无奈,若与你明说,你怎么肯?”巫娘子道:“只是我白白出丑,还未曾看得明白,模样怎样?性情如何?既然爱慕我,你且让他到我家再会会看,如果真是不错,便许他暗地里常往来也无不可。”

赵尼姑以为自己计谋了得,心中暗喜,并未起疑,便与巫氏约好,今夜就让卜良来相见,以咳嗽为号。

赵尼姑千欢万喜,回到庵中,把这消息告诉卜良,那卜良听得头颠尾颠,恨不得金乌早坠,玉兔飞升。赶忙封了银子与赵尼姑,拜谢不止。

捱到傍晚,卜良早早来到贾家门口探头探脑,恨不得立刻进去,到了天黑,见大门关闭,正在踌躇,门里突然传出一声咳嗽,卜良赶紧也咳嗽一声,门轻轻开了,卜良闪身进了门内。

进得门里,借着星光月色,隐约看见巫氏立在那里,卜良上前一把抱住道:“谢娘子恩德。”

巫氏忍着恶心气愤,故意不推不阻,两臂将他环绕,双手十个指头紧紧抠住,卜良暗自得意,张嘴就去亲。

却是不料正是中了巫氏计谋,舌头被其愤然咬下一截,卜良痛极,挣脱巫氏慌忙逃走。

巫娘子呸呸吐出口中断舌,关了门与秀才合在一处,道:“仇人舌头在此了。”

秀才大喜,用汗巾包了断舌,转身提了宝剑,趁着星月微明,径直往观音庵去了。

那赵尼姑只道卜良今日定会宿在贾家,就自关门睡了。屋外忽然传来人敲门声,那小尼年轻,倒头便睡,哪里听得见!老尼原本心里惦着卜良与巫氏,正想入非非,并未睡着,这会听得敲门声,以为是卜良,便爬起来开门。

门刚一打开,贾秀才拦头就是一剑劈将下来,赵尼姑一声还未哼出,便呜呼哀哉了。贾秀才关了门,提了剑,寻到小尼姑,也是一剑结果了她。

秀才点了灯烛,借着光亮取出断舌,用剑撬开小尼口,将断舌放在里面,一切布置妥当后,秀才灭了灯火,隐了行藏,竟自归家了。

到家对巫氏说:“大仇得报,师徒皆杀了。”巫娘子道:“便宜了那奸贼,只断了舌头。”秀才道:“不妨!自有人杀他。从今以后,此事只装着不知,休要再提。”

且说那日卜良从贾家仓惶逃走,又惊又怕又痛,口里血流不止,竟然不辨方向,稀里糊涂迷了路,急火攻心之下晕倒在僻静处,等他第二日悠悠醒转,刚走到街上,就被众人拿去了官府,背了个意图强奸、杀人灭口的罪名,活活给打死了。

消息传出后,贾氏夫妻二人相拥而泣,一是大仇得报,二者,巫娘子虽然身子被污,但却无人知晓,也算是保住了名节。


后记:两个尼姑专做龌龊勾当,得此下场自是活该;至于流氓卜良,虽不是此案真凶,但也是罪该万死;巫娘子虽因轻信尼姑,被人污了身子,但事后未曾隐瞒丈夫,且一心以死明志,也算是贞洁;最难得的当属秀才,既不迂腐,且有勇有谋,堪称大丈夫也!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