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奇闻异事:尼姑庵奇案,“双性人”假扮尼姑,骗奸祸害了众多女子

2023-03-30 08:24:52 2425

摘要:话说苏州城有个富户吴员外,其人信奉释家,于是在自家豪宅庄园边上出钱兴建了一座尼庵,名为功德庵。庵内原本有四个年轻尼姑,后面又来了个云游的,姓王,名字不详,且称为王尼。这王尼二十来岁,生得清秀脱俗,又能说会道,用现在的话讲就是话术了得,那些官...

话说苏州城有个富户吴员外,其人信奉释家,于是在自家豪宅庄园边上出钱兴建了一座尼庵,名为功德庵。

庵内原本有四个年轻尼姑,后面又来了个云游的,姓王,名字不详,且称为王尼。

这王尼二十来岁,生得清秀脱俗,又能说会道,用现在的话讲就是话术了得,那些官家、大户小姐女眷们,只要跟她说上几句,没有不觉得投机的,个个只道相见恨晚,引为知音。

加之王尼平时总是一副温和性子,且善于察言观色、随机应变,说话做事亦有分寸,琴棋书画,针线女红也无所不精,尤其擅长刺绣,所以一些大户人家的女眷,常把她请到家里来教,或者亲自到庵里去学。

所以,虽然她来功德庵最晚,且年龄最小,吴员外仍然做主,推她做了功德庵的庵主。

王尼做了庵主,在庵中备了十六间净室,那些大户女眷,或乡下的年轻女子,来庵里学刺绣、做道场以及拜佛求子的,留宿极是方便,有的住上几天,有的三五几日就来庵里过夜,也有些住了一次再也不来。

总之庵内每天都有女眷住在里面,至于男人,全部禁止入内,就算是大户人家的妻女在里面,男性亲属都要避嫌,不敢轻易搅扰。

这一日,有个朝廷巡视组入驻苏州府,因是巡察,自然不便住在府衙,就借了吴员外的庄园办公歇脚。

巡视组的理刑,姓袁,手下有个护卫叫刘凌云,此人年方二十,生性好动,时常趁着理刑办公的时候在宅子里四处走动。

这天傍晚,刘凌云又在院中信步闲逛的时候,发现有一座高楼,拾级而上,见楼中到处灰尘弥漫,蛛网蔽户,料想是个没什么人来的地方,等登上楼顶,顿觉凉风习习,心情畅快。

凭栏四处看去,见侧面好像是座尼姑庵,奇怪的是,庵内有个雅致的院落,依稀可以看见有几个年轻女子和一个尼姑在嬉笑玩耍,那尼姑左拥右抱,与几名女子时而勾肩搭背,时而贴脸接吻,刘凌云心下疑窦顿生,暗道一声:“此事好生奇怪,里头必有蹊跷。”又看了一会,天色渐暗,眼前事物变得模糊不清,刘凌云只得下楼,将此事记在心上,想着等天明去调查一番。

次日,刘凌云向理刑告了假,理刑在宅子里办公,也用不上他,就给批了,刘凌云自出了吴家庄园,径直朝尼姑庵去了。

这功德庵挨着吴家庄园而建,相隔不远,不一时就到了,远远看见一个美貌尼姑在门口迎接什么人,寒暄施礼后,只有一位小姐带了丫环进了庵内,轿夫则抬了空轿离开了功德庵。

刘凌云仔细瞧那尼姑,正是昨日在院子里的那位,心里隐隐觉得面熟,好像除了昨天,以前就应该在哪里看到过,只是一时没有头绪,实在想不起来。

尼姑将人迎进去后,关闭了庵门,刘凌云又去庵院近邻找人问了些庵内的情况,了解到功德庵只得五个尼姑,那年轻貌美的便是庵主,庵内常有女眷留宿,男人是禁止入内的。

在外打探了一天,刘凌云又饥又渴,回到宅子,正赶上吴家仆人来请,说是吴员外设宴款待巡视组一行人,理刑推辞不过,便领了众人前去赴宴。

席间推杯换盏、觥筹交错自不必说,刘凌云找了个机会提到了功德庵,问起那美貌尼姑,吴员外只道是云游来的,姓王,具体是哪里人士就不清楚了。

此外,对王尼好一番夸赞,之后又反问刘凌云,为何问起王尼,刘凌云推说游耍的时候偶然看见,好奇就随便问问。众人不置可否,继续饮酒。

待到酒宴散去,理刑向吴员外称谢告辞,领了众人回到暂住的院子,把刘凌云喊到一侧。

不待袁组长开口询问,刘凌云便将自己在楼上所见,以及白天探访的消息一五一十禀报。

理刑说:“我见你刚才在酒宴上,突兀地问起一个尼姑,这实在与你性格不符,却没想到还有这样一层原因。照你说来,那尼姑行为确实怪异,你现在可有头绪?”

刘凌云说:“小人之前觉得那王尼面熟,刚在酒宴上,吴员外说那王尼不是本府人士,小人心中的猜疑便增了几分。”

“目前看来,尼姑庵内必有蹊跷,是不是那人,明天差人拿来了再说。”袁组长又吩咐了几句,让刘凌云回去歇息了。

次日一早,袁组长同刘凌云直奔府衙,先知会了知府大人,召集了一干差役,让刘凌云领了直奔功德庵。

不一时,众人到了庵前,刘凌云让差役把功德庵前后围了,敲开庵门,带了几人亲自进到庵内,众尼不知何事,见是官家,赶忙迎了上来。

刘凌云定睛一看,却只有四个尼姑,唯独少了那王尼,问道:“听说这功德庵中有五个尼姑,怎么少了一个?”

四尼只说庵主偶然外出了,刘凌云又问庵中那个雅致院子在何处,众尼支支吾吾,推说庵中只得几间房子,没有什么雅致庭院。

刘凌云大怒,喝道:“胡说八道!”吩咐差役去搜,前前后后看了一遍,遍寻无果!

见此情形,刘凌云打量了眼前四个尼姑几眼,让差役寻了间空房,带了一个尼姑进去问话,不一会,让差役将人带到一边,又唤了另一个尼姑进去。

到最后一个尼姑的时候,刘凌云大喝一声:“尔等好大的胆子,庵内明明有院子,却还说谎,刚其他人都招了,这等奸诈可恶,来人,取拶来!”

这尼姑一听要上刑,吓得面如土色,体如筛糠,跪倒在地,大喊:“有院子,我这就带大老爷去!”

刘凌云让前面带路,众人走了几个廊道,七转八曲,到一面墙前,尼姑伸手在一块青砖上按了一下,墙上便开出一道小门,里面立马传来了女子嘻嘻哈哈的笑声。

众人一拥而入,正是那个雅致院子,只见一貌美尼姑正拥着几个女子喝酒作乐,猛然见到几个官差冲将进来,吓得四散奔逃。

那貌美尼姑将左右拥着的女子用力一推,阻了众人来势,转身欲逃,被刘凌云飞起一脚踹翻在地,就地一滚,爬起右手朝后一扬,一团白雾朝刘凌云飘来。

暗道一声不好,刘凌云立马屏住呼吸,仗着身手敏捷,快速穿过白雾,追到王尼身后,一掌拍在后心,将其打倒在地。

回头再看时,进来的五个差役倒了三个,让剩下的两人用绳索绑了王尼,挨个房间搜了一遍。

在一间卧房里搜出女子贴身衣物若干,白绫汗巾十九条,上有女子落红,又有簿藉一本,里面记载了留宿女子的详细信息。

刘凌云收好证物,让人叫来庵外把守的差役,押了众尼,将中了迷药的三个一并抬了,回府衙复命。那庵中女眷,早各自雇轿走了。

将证物呈上,知府震怒,命人严刑拷打,那王尼抵死不招,坚称“身是尼姑,并无犯法!”知府让稳婆逐一验身。

不一时,稳婆来报,称五个尼姑都是女身,知府疑惑,若真如此,那“汗巾薄籍”作何解释,又问稳婆,是否有疑点。

稳婆想了想,不是很确定地说:“那年龄最小的尼姑,虽是女身,却又有一些不一样。”

知府谴退稳婆,刘凌云禀报:“大人且先将众尼收监,小人自有办法让他招供。”上前一步,小声如此这般说了一会。

知府面露惊讶,说“居然还有这等事。”遂命人将众尼收监。

待到申牌时分,又命人将王尼单独从牢里提了出来,押到堂前跪下,知府喝到:“大胆李慕云,你看此人是谁?还不从实招来!”

王尼听到李慕云三字,早吓得一哆嗦,抬眼一看,见一身着华服的老者朝他奔来,嘴里骂道:“你这孽畜!”扬手就打。

王尼避无可避,结结实实挨了几个耳光,老者又骂了几句,然后扑通跪倒在地,声泪俱下,说:“此人在吴县奸杀小女,事后逃脱,好在天理昭彰,请大老爷做主啊!”

知府让禀明详情,原来,这老者是吴县一富户,人称李员外,平日里乐善好施,是吴县出名的善人,李员外早年有次去寺庙上香,途中捡到一个弃婴,正是王尼,见他可怜,便带回家抚养,后来夫人怀孕,也生下一个女婴。

李员外将王尼视为己出,取名李慕云,与女儿李慕雨一起抚养,请人教导琴棋书画,针线女红。

王尼长到十一二岁的时候,身体开始与旁人有些不同,请了大夫来瞧,说是“阴阳双体”,家人视为不详,就劝李员外将他赶走,但李员外不舍十多年的感情,严令家里人不许再提。

这之后,王尼仍住在李家,身体上的变化也越来越明显,但他平时聪明伶俐,仍作女装打扮,与义妹李慕云同进同出,李员外对他也没有疏远防备。

谁也不知道的是,随着年龄增长,王尼心中开始滋生邪念,有天夜里,王尼用迷药将义妹李慕雨迷晕J污,事后李慕雨苏醒,王尼怕她喊叫,一时惊慌,抽出墙上宝剑将其杀死。

杀了人之后,王尼知道李家没法呆了,连夜搜了一些财物逃了个无影无踪。

第二天丫头发现了李慕雨的尸体,李员外悔之晚矣,告到县里,派出的应捕寻访了数月,毫无消息,这一晃就过了几年。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刘凌云在楼上瞧见尼姑庵有些古怪,后又见王尼有些面熟,在吴员外的酒宴上,探到了王尼来尼姑庵的大概时间,就想起曾经在吴县见过的抓捕告示,上面的人就是李慕云,也就是王尼。

禀报了理刑和知府后,一边将尼姑庵众人抓捕归案,一边派人去吴县请李员外,如今有证人证词,饶是他有三寸不烂之舌,也难撇得清了。

果然,李员外讲完后,王尼俯首认罪,当日他杀了李慕雨后逃走,为了避人耳目,将自己头发剃光,又因为天生女儿像,就一路扮成尼姑,直到来到功德庵,众尼无意发现他是“阴阳双体”,极力挽留与之作乐。

王尼多才多艺,也赢得了吴员外的赏识,推他做了庵主,之后就时常引诱女子留宿尼姑庵,众人因他是尼姑,也不防备,常常相拥而眠,等到时机成熟,他便将人诱J了。

很多女子恋他貌美,事后并不怪罪,还时常来过夜,而那些来过一次再不来的,便是比较坚贞点的,但被人玷污,也羞于与人说,所以一直也没人发现庵中的猫腻。

王尼全盘招供,他本人也不清楚受害者有多少人,但据搜到薄籍记载,被其祸害的女子有数十人之多。

理刑、知府大怒,下令乱棍打死,没一会儿,一命呜呼!

知府又命差役将尸体丢到乱葬岗,其他四尼,各杖责四十,官卖为奴!

消息传出,城里那些与功德庵走得勤的人家的内眷,陆续吊死了好几个,真是造了天大的罪孽!

这王尼,出生就被抛弃,本是可怜人,幸得李员外心善,将其抚养长大,后虽查出身体有缺陷,李员外仍对他爱护有加,可他不思报恩,反而J杀义妹,之后又诱J了众多女子,实在是人面兽心,罪该万死!

可见,人身体上的缺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灵上的缺陷!

灵感来自明代凌濛初《初刻拍案惊奇》中的故事,改动篇幅较大。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