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奇闻异事:漂亮女子因私情被害,为何凶手主动投案却被无罪释放

2023-03-30 08:24:48 1359

摘要:永乐年间,北京城发生了一件奇案!话说这崇文门城墙下,玄宁观前,有对夫妻居住于此,丈夫名叫董文,是个户部长班,就是给户部官员跑腿的,此人五短身材,长得也不怎样。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标准的矮穷挫!其妻邓氏倒是生的标志,身材苗条,瓜子脸,柳叶眉,樱...

永乐年间,北京城发生了一件奇案!话说这崇文门城墙下,玄宁观前,有对夫妻居住于此,丈夫名叫董文,是个户部长班,就是给户部官员跑腿的,此人五短身材,长得也不怎样。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标准的矮穷挫!

其妻邓氏倒是生的标志,身材苗条,瓜子脸,柳叶眉,樱珠口,鼻梁高挺,一双杏眼滴溜溜直转,总之一句话,就是漂亮!

这董文为人老实正直,对他媳妇更是没得说,简直就是百依百顺。要是白天在家,端茶送水、洗衣做饭,家务事一手包揽;晚上就给媳妇铺床叠被,捶背捏肩;媳妇说想吃什么,没钱典当东西都要换钱给她买;媳妇说想去哪里玩儿,二话不说领了就去。

稍有不足的就是此人爱喝酒,年纪也大了邓氏十多岁,有三十好几了。

这一天,董文正在上班,邻里有人来寻他,让他赶紧回家,说他妻子被人给杀了!

董文一听,这还得了,心急火燎地往家里跑。赶到家里,就听邻里讲,嫌疑人已经抓住了,是平日里给他家挑水的老白!

一干人揪了老白就往衙门送,官老爷接到报案升堂审理:“原告是董文,叫董文上来。你怎么说?”

董文道:“回老爷,小的户部司于爷长班。我家就我和媳妇两人,今早五更天我就出门上班了,走的时候媳妇还好好的睡着呢!听邻里讲,吃早饭的时侯,给我家挑水的白大,突然向四邻大声嚷嚷说我媳妇被杀了。我出门上班后,邻里说没见有人去过我家,这肯定是白大见我媳妇孤身在家起了歹意,求大老爷明察。”

官老爷就叫邻里上前,问道:

“董文为人怎么样?他夫妻二人关系如何?”

众人赶紧回答:

“董文为人老实,对他媳妇也好得很。”

“他媳妇呢?有没有和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没有啊!” 

“长得漂亮吗?”

众人赶忙回答:“是挺标志的。”

老爷听完,乘上轿子奔赴现场,到地方一看,众人所言非虚,邓氏果然生得标致,赤着身体,身上盖着棉被。脖颈下赫然是刀伤!

老爷便叫白大:“你水挑到哪里的?”

“挑在灶前的。”白大忙不迭地回话!

老爷一时也没了主意,于是又带上一干人回衙门!

刚一到,老爷就问董文:“董文!是不是你们两口子起了争执,所以你把你媳妇给杀了!”

董文一听,赶紧辩解:“大老爷啊!平日我跟她说话都要小声点,哪里敢做出这种事?我出门的时候她就好好地睡在床上的。”

老爷又问白大:“你挑水只到灶前,你怎么知道屋里的邓氏被杀了?”

白大道:“我挑好水后,叫了好一会都没人应,原本我是想走的,但是又担心他家少了什么东西,到时候怀疑是我。所以才到房门前看看有没有人,门是掩着的,轻轻一推就开了。”

老爷大喝一声:“好你个白大,竟敢胡说八道,她家有人没人,关你什么事?你肯定是垂涎邓氏美色,看她未起,又孤身一人在家,企图强奸,邓氏不从,所以被你杀害!”

说完,也不待白大辩解,就给他上了刑具,刚开始白大死活不肯招,一连两夹棍,痛得直叫唤,只得认了这“图奸不遂,以致杀死。”的罪名。

追问其凶器,说是自家厨房菜刀,差人取了来,作为物证!

不久后,奉旨处决。从死牢里提了白大,五花大绑,一簇押赴市曹。

四邻八舍皆来观看,人人都说邓氏贞洁,否则不致丧命,也有人骂白大贪图美色,实在是咎由自取。

可怜了白大的妻子一边哭一边骂白大:“你这不要脸的,怎么会因此丢了这条性命!”白大只是默默流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时间,老白就押到法场,两个刽子手按住,只等时辰到。

忽然人群里有人大喊一声:“冤枉!”只见一人分开众人上前,对监斩官道:“小人耿埴,邓氏实为我所杀,凶器现在就藏在董文房中床下。人是我杀的,甘愿抵命,求老爷释放白大。”

监斩官听完,心想这又出什么幺蛾子,但既然有人主动投案,也只得撤了法场,将两人一起收监等候再审。

耿埴到案后,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原来,这邓氏,因董文爱喝酒,这一醉后倒头就睡,对其时有不满!

邓氏也常常主动暗示董文,他倒好,常以工作辛苦推脱,这样一来,夫妻关系难免不大和谐!

有一天,跟闺蜜们聚会,邓氏就诉苦,说起董文的不是。

一姐妹说:“这不就苦了你!”

另一位道:“他要不行,找个帮手呗!”

邓氏忙说:“人家好歹是个男子汉,要脸的呢!怎么能做这种事!”

姐妹讥讽道:“切,夜间怎么就没男子汉气概了。”

“你就悄悄找,保准董文不知道。”姐妹们附和!

邓氏不免心动,问:“这怎么找啊?要不你们帮我找一个。”

姐妹们哈哈大笑,说:“招儿支给你了,具体怎么做你自己琢磨。”

与闺蜜们分开后,这邓氏还真留意上了。只是想来想去,附近也没几家人,有几个年轻后生都是担葱、卖菜不成样子的,实在瞧不上,自己家里倒是有一个帮忙挑水的白大,不过年纪都四十多岁,也不行!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这邓氏正愁没人选,刚巧锦衣卫差耿埴去崇文税课司出差,阴差阳错的,这两人就碰上了。

邓氏一瞧见耿埴,眼睛就挪不动了。只见耿埴生得:面白无须,眉清目秀,又标致,又年轻,心中喜欢得不得了。

瞧见一美艳少妇直直地看着自己,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耿埴心道:“噫!这妇人看上我了呢!”于是,这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心中都各自有了主意!

要说这耿埴,确实有些名头,此人打小就聪明,且意气刚直,又风流倜傥。他父亲原是锦衣卫校尉,其父死了,他就接了个搜捕抓人的差事。

此人心灵手快,眼睛又会看事儿,最会抓贼。真也破了好些个案子,人送外号“三只眼”。

话说这天耿埴巧遇邓氏,因公事不能久滞,只得匆匆离去。

之后就去打听,却是把邓氏的情况摸了个门清,于第二日就寻了去。

这边邓氏早间送了董文出去,梳洗打扮一番后,就倚在门前张望。

这一下,就瞧见远远走来一个人来,好像昨天的那个少年。

只见来人径直闯进来,邓氏赶忙缩回布帘内问:“是谁?”帘子后探出半个身子来,果然是耿直!

邓氏拿腔拿调地问“你要干什么?你要乱来,就不怕外面有人看见。”

耿埴一听这话,心下明了,这是说家里没人啊!

“稍等,我去把门关上。”

这两人正纠缠,忽听得外间有推门声响,吓得耿埴大惊失色,忙寻退路。

邓氏道:“哥哥不要慌,是白大挑水来的。”。出去送走白大,邓氏取笑耿埴:“哥哥这点胆儿也敢来偷人?”

耿埴道:“只是怕连累你!”说罢便一把将邓氏抱住。

邓氏也不反抗,口里道:“我家那位早上去,晚上才回来,也没啥亲戚往来,邻里间也都隔得远,不管闲事。哥哥要来只管来。”

之后两人一番缠绵自是不在话下,分别时又恋恋不舍,约好了再来!

这以后,耿埴工作也没心思做了,每天去锦衣卫报个到,便到邓氏家来。

邓氏每天问董文要钱,买肉、买鸡、果子、黄酒,趁董文出门就与耿埴吃吃喝喝,逍遥快活!

耿埴也时常买些吃食,并劝邓氏留一些酒菜给董文,邓氏却道:“理他干什么,吃不完的给狗吃也不留给他。”

一天,两人墨迹久了,刚要送耿埴出门,就听到只董文叽里呱啦唱着歌回来了。

邓氏灵机一动,道:“不要慌,你就站在门背后。”

话音刚落,董文就开门进来了!

邓氏斥责:“有毛病,鬼叫什么!”说完,看见董文手里提着一盏两个钱买的茹桔灯笼,邓氏怕照见耿埴,伸手把灯笼抢过来往地下一丢,道:“天天回家这么晚,还得花两文钱买个破灯笼。”

又把董文往里一推道:“拿灯来!照着亮我好闩门。”

董文喝得醉熏熏,被这一推,脸也磕到墙上,脚也崴得不轻。

趁这会,耿埴已经溜出门去。邓氏顺势把门闩了!

耿埴这小子出门后也没走,躲在檐下听,只听邓氏还在数落董文:“以后这么晚回来就睡大街吧!吵得我睡不好觉!”董文赶紧讨饶:“媳妇,工作没办法,能走的话一定早回来。”千赔不是,万赔不是,邓氏还骂个不停。

第二天,耿埴又去了。邓氏连忙迎着道:“哥哥,你不怕啊?”还没等耿埴搭话,又说:“我聪明不?”

耿埴没回答她的问题,反倒劝道:“他也是工作,身不由己,你还是将就点。”

邓氏有些不愉:“他不服侍老娘,倒要老娘服侍他么?两杯酒一下肚,死人一样睡在身边,看到他就烦,要不,把他给杀了。”

耿埴道:“别!他又没妨碍我们,就这样吧。”

邓氏道:“妨碍倒是没妨碍,就是不想看到他。”从此,不管董文怎么讨好,邓氏一概不理睬,还时常一顿骂。

一日,又与耿埴喝酒,撒娇一把搂住道:“好哥哥,我是真心喜欢你,要不,想个办法把那个碍眼的家伙给除掉”

逼着耿埴拿主意,耿埴也装傻充愣,道:“你妇道人家不懂,害个人哪有那么容易。”

邓氏便不慌不忙道:“这有何难?买点毒药放在他饮食里面,他又没什么亲人,肯定没什么问题;再不就是哥哥抓住的强盗,让他们诬陷他,一到牢中,还不是任你摆布,杀了岂不干干净净!”

耿埴心里不忍,心道:“勾搭了人家媳妇,还要害人性命?”面露难色,不肯答应!

没料到这天董文没啥事,只在外吃喝了酒,早早回来。

邓氏道:“你先去桶里躲着。”

董文醉得厉害,进门粗着嗓子问:“媳妇,吃晚饭了没?”

邓氏道:“这才几点?吃什么晚饭?”

董文道:“那我准备点酒菜给你吃。”

邓氏道:“不吃,不想跟你废话!”

这会,耿埴在桶里闷得慌,轻轻把桶盖顶起,那董文醉眼朦胧,却也瞧见了,道:“活见鬼,怎么米桶的盖会动?”

说罢跌跌撞撞的就要走去掀开来看。耿埴在桶里听了,惊了个半死。

邓氏也有点心慌,忙喊道:“是你眼花了!喝醉了就去挺尸!不要在这里鬼叫唤吵得我烦!”

董文也就不去掀桶看了,嘴里嘟哝着:“好好好,马上去,不吵你。”进得房去,倒头就睡,不一会就鼾声大作!

邓氏忙把桶盖揭开,耿埴立马钻了出来,道:“吓死我了。”

转身就要走,邓氏慌忙送到门口!

一天,耿埴又去,邓氏欢天喜地道:“巧了,我们来往这么久,你从来没有过夜,明天董文一早五更天就有公事,我跟他说晚上懒得开门,让他在别处睡。”

于是,两人打了些酒,在房里你一口、我一口吃得好不高兴。到了晚间,只听得董文突然来叫门,两个慌忙把酒菜收了。

邓氏去开门便嚷道:“不是说了不回来吗?刚关好门,正想睡个安稳觉,你又来鬼叫唤!”

董文道:“我怕妳晚上一个睡觉冷,回来陪妳。”说完就往里边来。耿埴听了,犹记得上次躲桶里闷得慌,于是爬到床下躲避。

见董文进得房来,邓氏又嚷道:“喊你不要回来,偏又回来,大早上冷飕飕的谁给你关门?”

董文道:“媳妇,明天我走时带上就行,夜间冷,你就不要起来了。”  

邓氏道:“我当然不起来!”说罢,把被子一卷:“你想睡哪里睡哪里,不要钻被窝里来冻我。”

董文无奈。只得找了个长凳,和衣而卧,邓氏因为心里有事,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得拿董文出气,一直嘀嘀咕咕数落辱骂不停。

耿埴躲在床下,冷得发抖,苦不堪言。又担心被董文发觉,动也不敢动,声也不敢作。

好不容易挨到三更,邓氏两脚把董文踢醒:“天亮了,快去吧!”

董文一惊,赶紧起来,便去烧水洗脸,煮了饭,做了些菜。

吃了饭后,董文道:“媳妇,我走了,早饭给你做好了。没事多睡一会,晚点起来吃。”

邓氏好不耐烦:“走就走,屁话多,把人瞌睡都吵醒了。”董文便轻轻带了门,出去了。

耿埴冻了半夜,这会听到董文出门,赶紧跑了起来。

邓氏忙道:“哥哥冻惨了,快上床来,趁被子暖和。”耿埴正要上床。

忽听外边推门响,耿埴郁闷,赶紧又钻入床下。

董文一路进门来,邓氏道:“是谁?”  董文道:“是我,刚才走得急,忘记给媳妇盖好被子了。”

邓氏嚷道:“神经病!我还以为家里进贼了,吓了一跳,你这个挨千刀的!”董文听了,不敢吭声,只得带上门出去了!

床底下的耿埴一时却火冒三丈,心想:“天下哪有这样的女人,平日里就老喊着要杀自己丈夫,劝了多次也不知悔改,董文对她这么好,她却整日辱骂,这女人太实在让人气愤!”

当时见床上挂着一把刀,便握在手里,已然起了杀心,邓氏却是不知,正揭起了被喊道:“哥哥快来,天冷冻坏了!”那耿埴并不听她,把刀一递,邓氏颓然挣扎几下,便就没了气息。

耿埴见妇人气绝,不慌不忙,将刀藏在床边门槛下,就径直出门走了,人不知鬼不觉。

后来,耿埴听到要处决老白,心上便忿激起来,想道:“邓氏是我杀的,法场上的白大,明明是替我受罪。我们做好汉的,为何自己杀人,却要别人去偿命?既然是好汉,岂能如此畏畏缩缩!”念及此处,便奔赴刑场,向监斩官讲明了实情!

至此,此案才算是真相大白!

耿埴虽然投案自首了,却并没有受到任何刑罚。没过多久,便被释出狱!

原来,当朝永乐爷砺精求治,针对此案批本道:“白大既无杀人情踪,准与释放;耿埴杀一不义,生一不辜,亦饶死;原问官谳狱不详,着革职。钦此。”

此时,满城才知道白大是个老实人,遭了冤屈官司;邓氏是个不长进淫妇,也是活该;耿埴是个汉子,若不是他自首,一个白大,且莫说旁人说他图色害人,连他自己妻子也信他不过;还有一个邓氏,差点就混了个贞洁烈女的名号。

耿埴得蒙圣恩免于一死,他道:“就我和白大这一事,可见世上的是非无定,人生的生死无常,今日我多活得一天,都是圣恩多留我一日。何必还要在是是非非中胡混呢?”

于是变卖了家当,加上平日里所攒,筹了有百余金,一半赠与董文,一半赠与白大!

随后,削发为僧,就在西山出家,法名智果。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